Thursday, April 21, 2016

《十年》獲獎見証香港核心價值



在剛過去的《香港電影金像獎》中電影《十年》在沒有贏得其他任何一個獎項情況下,奪得最佳電影獎,事件突顯了主辦者能夠尊重制度,超越個人甚至專業喜惡,是香港的核心價值

我同意林老闆所說電影製作水平,十年未必比其他四部參電影優勝,我相信很多年後,如果有人舉辦香港史上最佳電影選舉,十年也許不會上榜據聞今次有份投票將十年推上領獎台的評,很多是非前線或不再的電影業界,投票是沒有成本表達自己的政見,有點風涼票的味道,但是制度如此,今次西風壓東風,大家應該尊重結果。所以我給的這個like,不是給電影本身,而是給主辦單位。

十年的製作成本僅是50萬,贊助人是有宗教背景的機構,原先只是計劃在社區和大學裏播放,不一定有甚麼先入為主的政治取向,然而5位年青的導演為了反映時代脈搏,結果造出了一齣政治味道很濃的電影

內地的電影市場,近年成了不少香港電影工作者的金飯碗這亦可以反映了香港電影人熟習的題材,在國內仍然很有市場剛剛破了賣座電影美人魚便是一例,電影是將周星馳的舊題材重新包裝,但已經得大陸觀眾票入場。

十年會影響到香港電影人的大陸生計實在是言重了,林建岳和黃百鳴因十年得奬而黑面,固可以是真情流露,縱使是人在江湖,我亦非常諒解。香港電影節是否被政治騎劫,香港今天的社會環境,又有甚麼事是可以完全和政治無關呢?是福不是禍,是禍躱不過,近期最流得的一句話The only thing we have to fear is fear itself

談到香港富豪的政治立場,香港是一個崇商的社會,記者朋友很喜歡就政治議題迫富豪表態,上市公司業會變作政見沙龍,既強被訪者所難得出來的結論亦難免以偏蓋全,只代表一小撮人的聲音我近期聽到一個最具樂性的富豪金句是恒基地產主席李兆基(四叔)對旺角衝突的最新看法;很少人,打波也不止這麼少人,純粹一時衝動而已,大家只要安分守己,自然沒有事比起之前很多建制派聲淚俱下氣憤填胸地大嚷: 「我的香港為什麼會變了這樣! 」四叔這話可愛得多了。

很明顯北京是轉風了,兩會之後香港的建制派的口徑亦隨着中央的指揮捧而調整:反對特首連任的說得更具體; 打擊激進民主派的箭弦沒有拉得那麼緊; 即使是受外國傳媒關注的銅鑼灣書店事件,北京都特意讓一些涉案較輕的人在香港現身,以解越境擄人之嫌我覺得這些都是北京衡量現實後覺得鐵一塊的硬下去,只會更損中央在香港的威信,短則不利今年立法局大選,長則製造了一整輩的青年反對黨,不是辦法但這改變不是信的改變,只是技術的調整而已。

近年香港政治事件一浪接一浪,由梁特首上台到反國教到政改到佔中到銅鑼灣事件到旺角衝突。坊間的言論很多都是從自己的立場或利益出發並不尊事件的真相我覺得擁有公共言論空間的人,尤其是知識份子要明白這是公器,既是權利亦有義務,評論東西要本着自己的良心社會上有不同的政見和立場是健康的制衡,亦給機會予真理越辯越明,但如果所有言論都是跟着權力的屁股走,我們真是愧對公共知識份子這身分
(2016411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