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ly 7, 2017

71+64+67


七一、六四、六七, 最近香港的幾個政治活動都與數字有關. 懂術數的讀者, 也許可以另見玄機。
先說六七,,  應朋友邀請觀賞羅恩惠製作紀念六七暴動的紀錄片「消失的檔案。羅導當然是有立場,她認為耍追究流血的責任,這點和紀念六四很相似,當日手鮮血的人,回歸後有人獲得嘉勲,又有人走入政制的殿堂,羅導覺得不以為然,我倒願意從一個比較觀的角度去看代這文革這瘋狂的日子,要追究責任,政客的私慾和中國人的缺乏自醒,才是兩大主因,執行者很多只是棋子而已。
六四晚上,我去了一個我以為很少人去的維園.  紀念六四,不知從那時起,變得那壁壘分明,參加與不參加成了正邪的分界線,很多年前我在他報寫過一篇文章,為一些不參加六四紀念活動的人叫怨,那民主派喜歡用道德棒子追擊不支持紀念六四活動的人,我覺得不尊重少眾聲音的就不配談民主.  我也認識很多我很尊敬的人,他們都覺得鄧少平堅持鎮壓是避免了國家大亂。今天, 事移勢易, 極端派的出現加上新一代對祖國的抗拒, 支聯會的活動被譏為行禮如儀. 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感受, 我這輩對六四印象深刻(自身不喜羣眾政治活動, 當年我身處國外, 卻罕有地參加了), 但我尊重年青人用另一種方式去思想這段歷史, 縱使某學生會提出不參加六四維園晚會的理由是那麼笨拙。
六七也好, 六四也好, 毌忘往往比立場更重要。
七一回歸支持慶祝的人當然不少,但社會上不滿的聲音不是單靠唱紅歌張燈結綵便可以掩蓋得了回歸二十年,客觀地看, 香港地區的經濟實力相對鄰近地區例如新加坡並沒有倒退,大陸經濟對香港亦是好事多於壞事. 你可以批抨香港眼下財富分佈太集中、經濟上太依賴太陸、危機感不足、青年人財富積累難…..但數字上, 香港真的不是一個失敗的城市。但民怨如此, 不論誰對誰錯, 都是政府的責任. (這是CY的盲點)
香港的民主活動, 眼下是一個溫水煮蛙的悲局。中央會繼續 一手棒子 一手蘿蔔,  顯示絕對權力的同,  也會在民生上放水“,  既利用祖國的實力將香港的經濟控得更緊, 也不介意花香港人的儲備支持社會福利林鄭上台, 力圖建立新形象, 中間民主派樂意被招, 港獨在千夫所指下, 証明沒有市場, 總體政治爭拗可能因此降溫。但真相是一國獨大對香港人和新持首都是悲哀,  林鄭在中央、土共和香港富豪登造王者箝制底下, 可做的空間實在太少. 我對深表同情.
歷史事件的意義往往隨着時間和環境而改變. 二十年在歷史的洪流中只是剎那而己,  在中國改革和興起中, 香港很多時候成北京行事時的collateral damage。但長遠看, 香港在爭取民主上的顛沛, 既是執政者的check and balance, 亦在大陸民間起示範作用, 是中國改革之褔。

更正: 談債券, 有一個資料寫錯了, 中國的債券市場位居中美國和日本之後, 排名第三而不是排名第二. 股票市場才是居次.

(201773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