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6, 2017

文字的洗腦作用


6月驛馬星動,前後去了三個前共產國家,分別是蒙古共和國、捷克和越南。感受很深的是文字對國民產生的洗腦作用。

從北京坐飛機往烏蘭巴托大概需要兩小時,落機後,一時改不了口,碰上黃皮膚黑頭髮的當地人,很自然便跟他們說起普通話,換來是一面茫然。

我們慣稱蒙古人民共和國作外蒙,而稱在中國屬土的內蒙古自治區為內蒙。外蒙人基本上不懂漢語。清亡之後,外蒙尋求獨立,並且取得俄國支持,因此上一代的外蒙人懂俄語的倒是不少。究竟蒙古共和國的人是怎樣看這內外之分呢?他們覺得蒙古並不屬於中國,內蒙是遭中國殖民化的弟兄,我是很早便接受漢滿蒙回藏五族共和思想的"大中華膠",聽到這說法感到很錯愕。今天在烏蘭巴托的街上主要看到的是西里爾(Cyrillic)文字拼音組成的蒙古文,間中看到一些用傳統蒙古文,漢文基本上絕跡。

1931年,蒙古人民共和國廢除了傳統蒙古文字,改用拉丁字母書寫蒙古語喀爾喀蒙古語)。1941年,因蘇聯影響,外蒙放棄了拉丁字母,改用西里爾字母。如今西里爾字母是蒙古國300萬人口最常用的書寫文字,而在中國內蒙古自治區則依然使用傳統蒙古文字

我對捷克的第一個印象是來自閱讀卡夫卡的小說,他的小說是用德文寫的。卡夫卡是說德語的猶太人,德語曾經是捷克統治階層的常用語,因為捷克民族主義興起,德文逐漸沒落.  今天, 全世界使用捷克語人口大約是1000萬。 捷克文字最早是見於十一世紀。捷克語是一種公認比較難學的語言,總共有41個字母,有超過200種語態。

捷克前身為捷克斯洛伐克第一次世界大戰結束後,奧匈帝國瓦解,素來關係較為密切的捷克與斯洛伐克1918年合併。1938年,英法為避免戰爭爆發,和德意兩國簽署慕尼黑協定,犧牲了捷克斯洛伐克蘇台德地區,捷克淪為納粹德國保護國,斯洛伐克則建立德國魁儡政權。二戰後,捷克斯洛伐克復國。1948年始,共產黨專政。1968年,國內發生要求民主改革的布拉格之春,但最後遭蘇聯的軍事鎮壓。   198911月,捷克斯洛伐克最終透過天鵝絨革命實現民主改革,開始實行多政黨民主議會制。捷克1993年和斯洛伐克和平分割,1999年加入北約2004年成為歐盟正式會員國。

越南和中國的文化淵源至深。 但是, 今天在越南街上已經很少看見中文,中越關係持續緊張,有不少政治敏感的華僑都低調處理自己的華人身份。越南語內有超過百份之六十的語句都是來自漢語。現代越南的書寫文字始於十九世紀,基礎是法國傳教士羅德1651年所著《越葡拉字典》的羅馬字拼音。今天全球以越南語為母語的人口大約是9000萬。

外蒙、捷克和越南都是通過文字去確立自己的身份和擺脫前東主國的影響。香港要推行國民教育豈是無因。

(2017724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