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9, 2017

任命新聯儲局局長的啟示


特朗普上任後第一次訪問亞洲, 表現依然故我 對人講人話, 對鬼講鬼話.   在故宮夜宴時, 樂於配合習大大的萬方來朝場景,   但離開中國國境之後又故態復萌, 提出一個開放自由的『印度太平洋聯盟』, 唱中國的反調 . 

特朗普的作風是不按牌理出牌, 但不按牌理慢慢就變成了他的牌理了.  最近一宗較少人報導的新聞是特朗普委任鮑威爾(Jerome Powell)作下任聯儲局主席.   這事件中, 可以看到在緊要關頭特朗普仍然是“小心輕放”. 

鮑威爾在2012年被奧巴馬委任入聯儲局, 鮑威爾是共和黨人, 奧巴馬當其時一共委任了兩人入聯儲局, 另外一位是民主黨的史坦(Jeremy Stein).   鮑威爾的被委任不多不少是用來減低共和黨人的反對聲音. 

異於前四任的聯儲局主席, 鮑威爾並非經濟學家出身, 他在普林斯頓大學唸本科, 其後在喬治亞城大學取得法律博士學位.  短暫地在律師行執業, 他很快便加入投行, 1984年至1990年在老牌券商Dillon, Read & Co.(後來公司被瑞銀收購).  1993年他從商界走入政界, 加入老布殊政府的財政部.  1993年回歸金融, 重投投行, 任職衍生工具聞名的信孚銀行(Bankers Trust).  但不久在1995年便離開, 他宣稱是因為不滿客戶在衍生工具交易中蒙受巨大的損失.    1997年鮑威爾加入著名私募基金凱雷集團(The Carlyle Group)作合伙人, 專攻收購業務.   2005年他離開凱雷, 自立門戶經營私募基金業務.  2012年被委任進聯儲局之後, 他的一個主要任務是監管那些具有殺傷力(too big to fail)的大銀行. 

特朗普在委任鮑威爾任新聯儲局主席之前, 市場曾經傳出不同的候選人, 包括支持加息的史丹福大學教授泰勒(John Taylor)和沒有央行經驗的國家經濟會議議長高漢(Gary Cohn).  而特朗普最後選了一個最不具爭議性的鮑威爾, 很明顯他心裡明白, 聯儲局主席一職影響全球經濟走向, 穩定為上.  在重要大事上, 口沒遮攔的特朗普仍然是不敢犯禁的. 

觀乎特朗普亞洲之行, 我覺得韓戰在短期內是打不成的.  一是日美中韓四國好像已經尋到一個共識, 短期內應該將北韓這熱山芋降溫.  最新消息傳來, 美國三軍總司令在加拿大一個國際安全會議上稱: 軍方不是笨旦, 假如特朗普胡亂要求軍方發射核彈, 軍方是會抗命的.  我有陣子簡直懷疑這是美國政壇的戲中戲, 白面黑面再加上特朗普這丑面.  但是戲做得多, 觀眾就會看厭.   


(20171124日刊登於)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