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December 9, 2017

看金馬, 憶張徹


在電視上觀看第54屆台灣金馬獎, 兩岸三地難得有一個平台可以放開政治包袱, 互相交流, 令人欣慰. 

文化的影響力就像國勢一樣, 潮來潮去. 曾幾何時, 台灣的娛樂出口, 不論是電影的甄珍、時代曲的姚蘇蓉, 舞台的寶島歌舞團都曾風靡鐵幕外的華人 .  踏入七十年代, 仙杜拉的啼笑姻緣和楚原的電影《七十二家房客》一下子揭帶起了粵語流行曲和粵語片的風潮.   港產文化到了今天仍然影響大陸市場, (周星馳在國內熱賣電影, 裡面很多橋段都是他十多年前港產片用過的舊橋).

台灣電影到了今天已很難說是華人圈子中的領頭羊, 製作很多都是以吾鄉吾土為主題. 這屆金馬獎的最佳電影『血觀音』寫的亦是本土風情.  這敢情好, 有容乃大, 每人頭上一片天, 各自各精彩.    很多年前, 台灣的政治審查很嚴峻, 很多香港藝人是不敢和大陸沾上關係, 以免與金馬獎提名絕緣.  今天這些都化作歷史. 

台灣的文藝事業發展是其政治背景.  大陸變色後, 不少主要的文藝界人都隨國民黨政府遷台.  其中一個人是已去世的大導演張徹(1923-2002).     張的男剛電影不是我的那杯茶,  但我很喜歡看張的文章.  《張徹近作集》(明窗出版社, 1988)是我差不多三十年前買的一本小書.  卷首幾篇是談張徹和蔣經國的一段交往, 我看了幾遍!

…..蔣經國先生無疑是中國現代歷史上一個重要人物; 『蓋棺定論』, 我絕對沒有資格, 只是有幸有一個短暫時期接近過蔣先生, 是從他初到台灣家居, 和在台灣首次出任公職, 做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的第一年, 可以說是蔣先生在台灣政治上的第一個階段.  這一個階段, 並不可以代表蔣先生的全面, 我只是忠實記下親見親聞, 不取任何傳聞『內幕』, ………僅是觀察, 並無褒貶, 總以忠實為主要原則. 

張徹少年得志, 在上海加入國民黨文藝沙皇張道藩的『中央文化運動委員會』, 當上了官.  1948, 張徹26, 因為導演《阿里山風雲》而組隊前往台灣, 未幾上海易手, 張徹滯留台灣.  蔣經國隨國民黨退守台灣, 大公子當時尚未有正式任命, 但作風豪邁, 到處招攬人才, 用『頭等人才、三等職務、特等權力』來建立自己的班底, 並且向張徹招手.  當日, 蔣經國所代表的後進勢力, 已經開始和元老派包括張道藩等背後較勁.   張徹少不更事, 跳了馬槽, 後期甚至弄得有點兩面都不是人.    張徹飽受政治之苦, 決定遠走香港, 棄官從藝. 

張徹捧紅過很多武打明星, 較著名的包括狄龍、姜大衛、傳聲.  大導演吳宇森亦是張家班出身. 晚年他的影片沒有那麼賣座, 但仍然不停發掘新的契仔, 不會停留在想當年的階段, 這是我作為一個旁人特別欣賞他的地方.     據聞張徹在片場甚具霸氣, 他的筆下卻充滿傳統文人那種尊師重道. 

25屆金馬獎1125日在台灣舉行, 邵氏晚期的當家方逸華在1122日也過世了.

(2017124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1 comment:

  1. 我喜欢狄龙,英雄本色时期的中年狄龙扮相甚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