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21, 2019

沒有香港人,便沒有香港

早時, 我的藍絲朋友傳來一段標語: 沒有香港, 便沒有香港人.意思是如果我們破壞了這個社會的穩定, 我們自己也保存不了.見諸這個星期特區政府的硬手段拘捕示威者, 我覺得標語應該改寫為: 沒有香港人,便沒有香港.

86, 「三罷」後的的第二天, 早上在中環上班, 一切如常. 我突然很珍惜我眼前的一切.  幹了30多年投行,  在不少外資機構打過工,  在地球不同地方工作過, 有信心在世界那個地方都可以找到工作, 都可以過一些比普通人好點點的生活. 然而, 這次的運動令我重新認定我香港人的身份.

那天, 我跟我的黃絲朋友說了一句:“香港警察的暴力還是比不上俄羅斯”,  被他臭罵了一頓, 他說香港的社會道德要求從來都比俄羅斯高.   這說話令我想起電影《寒戰》結局時, 一哥郭富城回頭望警察總部的牆上寫上香港全亞洲最安全的城市”. 

的確, 香港人的社會道德要求一直是超高. 原因之一是我們懼共, 所以很容易政治過潔, 追求一些比全球大多數地方都高的政治貞潔, 但我覺得我們無需為此道歉.

我在網站上看到年輕對警察的怨懟之深, 我很難過.  我們不同的政治立場衍生了很多對自己香港人的仇恨, 但這值得嗎? 堅持事情要徹查是對的, 我們要問貴政府, 但我們不應警察視為死敵. 畢竟, 執行法治仍然是要依賴他們的.  反過來, 我亦希望前線警察理解, 在執行長官意志時, 被示威看指罵是工作的一部份. 論武力, 警方擁有絕對優勢, 示威者的言語挑釁也許令男子漢很難受, 但畢竟不是生命威脅, 而政府的的確確做了很多難以服眾的事情.

我們不愛自己,  沒有人會愛我們 - 給所有的香港人、黃絲、藍絲、所有的絲.

後記: 《圓方集》一週見報一次, 在香港目前這個電光火石的動盪社會, 有些話想說, 但很快又是另一個光景.

(2019812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