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7, 2019

都是我們的業


上期《圓方集》的一篇《沒有香港人, 便沒有香港》, 刊出後頗多迴響.  當日執筆, 由於腦海中充斥了太多情感, 加上篇幅所限, 很多想說的話都沒有完整地說出來, 今期算是續寫.

反送中運動進行了兩個月, 究竟外人怎樣看我們?

我們先從祖國說起吧!  同是炎黃子孫的13億人, 這一兩個月來被央媒洗腦, 大部人都已經對香港產生厭惡的感覺, 他們覺得香港人是亂中亂港.  能夠從其它渠道中尋求真相的, 只是少數中的少數. 

有人覺得美國會是抗爭者的盟友.   真相是特朗普這個全世界最有影響力的政客是一個徹頭徹尾的馬列維奇主義的信徒, 崇拜強人領導, 他的好朋友是金正恩, 也是習近平.   之前他說香港的動亂是中國的內政, 近日民主黨利用香港問題大做文章, 特朗普面對壓力, 口風一轉, 變得是〝中國不應該用過份的武力去鎮壓示威者〞云.  無疑, 中美貿戰談判為運動帶來很多變數, 但這是兩刃劍, 北京可能會投鼠忌器, 避免在香港施硬手段, 反之, 美國亦可以犧牲香港這張牌來換取貿戰上的好處.

至於香港的前中主國亦是美國盟友的英國, 回歸以來, 在香港事情上, 英國是利益先行, 而不是道義為先.  彭定康亦曾經公開說香港人應該在接受兩制之餘, 亦要接受一國.  對彭定康來說, 能夠維持中英聯合聲明對他的身後名更為重要.

我的朋友Kim, 丹麥人, 在亞洲工作20, 住在新加坡. 我問他為什麼一直以來很高調地支持民主的西方國家, 在今次事件上相對地低調?  他認為中國經濟實力強大, 大家不想得罪, 亦有一些人覺得和共產黨談民主是與虎謀皮, 機本沒有勝算. 

「反送中」的真正的支持者, 不是中央說的外國勢力, 更不是大陸同胞, 而是原本是中間派的「和理非」香港人. 運動的產生和發展是香港人自己作的業, 果亦是我們自己承担的.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