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September 7, 2019

深圳會是北京 的 PLAN B嗎?



最新統計數字顯示深圳人均GDP已經超越3萬美元,是香港的三分之二強; 深圳擁有的科技人才比香港多; 福田區的高檔樓價亦比一河之隔的天水圍高. 但「反送中」運動給我的啟示是: 深圳要追上香港, 還需要一段時間,原因是法治資訊透明和公民質素。

「反送中」運動峰迴路轉, 政府態度時緊時緩, 執筆時是週三(823,) 林鄭在8.18一百七十萬市民和平上街後,相信是在北京授權下,放下身段,口徑不再針對暴力,首次回應市民訴求。

另方面,中央宣佈深圳會進一步衍化成一國際城市。雖然公告大部份是夸夸其談, 包括開放互聯網,打造深圳成為一個更能為西方接軌的開放城市。 事件反映北京無論是強硬派也好,溫和派也好,都明白今天香港的獨特性仍是未能被取代的,所以要兩手準備。 

比起大陸, 香港最獨特之處是法治。這次反送中運動,其實雙方武器都是“法治”。示威者說: 中國的法律不可靠,所以不可以賠上香港人。另一方,建制說暴亂是犯法的,所以要嚴懲。  

法治也許是國王的新衣,但我覺得偽善總勝過撕破面皮張膽為惡。雖然,環球趨勢是很多人覺得自由主義已經過了火, 傾向於接受一個比較專制的社會, 但這不是我杯茶。

這次運動亦顯示香港是一個資訊發達和自由的社會,對制衡權力,產生很大作用,公民權利因此得到保障。對於很多外資機構的派員,  不用擔心公安半夜敲門是非常重要的。
運動中大部份香港市民都是和平守法的,全城四分一人口上街, 竟然完全沒有出現搶掠和打鬥,地球上這樣的城市實在不多。

基於上述原因,  深圳取代香港,可能尚有距離, 但對於香港的自身前境,我是憂喜交集。  

我覺得北京會令香港富有,但不會令香港變得更重要。富有和重要是有分別的。北京會繼續令香港經濟蓬勃,除了作民主櫥窗以外,亦藉此告訴世界:  强權治下大家依然可以「錢照賺」。香港亦繼績作國內富豪和太子黨套現的渠道。但北京卻會盡量減低它對香港的依賴。

很多年前,我在新加坡聽過當地朋友說的一個政治笑話:人民行動黨管治新加坡多年,就像養育一個男孩子般。從小到大都按摩這個孩子的小雞,令到這個孩子覺得很舒服,但孩子長大後卻喪失了性能力。 

(2019823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