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31, 2008

一條普通的街道可以分隔開兩個截然不同世界.

沙頭角有條街道叫中英街, 文革時期, 還出過一陣子名. 很久以前, 當深圳還是一片稻田, 街道的名字恰如其分地將兩個互相抗衡的政治意識分隔.

金融行業也有类似的術語, 行内人称銀行或證券行等中介機構, 為賣邊的街(Sell Side of the Street); 因為這些機構的主要工作是推銷產品和服務. 反之, 做投資的如資產管理公司或保險公司,行內人稱為買邊的街(Buy Side of the Street). 因為他們一般都是擔當投資者角色去購買金融產品. 從一邊跳槽到另一邊叫Join the Other Side of the Street. 這兩邊的世界又是怎樣呢?

這些年來, 我身邊有很多銀行界朋友和舊同事都掛冠投身基金行業, 做老闆去也. 但其實替一間跨國銀行掌盤和作基金经理, 有很大的分别.

銀行的投資活動, 輸贏很多时靠淨現值(Net Present Value)來計算. NPV的精要是用孳息曲線將未來的錢變成今日的銅鈿。銀行也許可以接受這種“尚待”實現的收益(Unrealized Gain); 但基金的投資者最終要的是現鈔, 這種紙上富貴不可能永遠滾存下去. 因此, 相對起銀行, 基金的抗輸實力是有限, 投資基金的人都很著緊本金的損蝕, 行內人所謂Drawdown。心理上,在大機構打工, 炒手一旦遇到虧損输了钱,面對的上司大都是過來人, 而且大家都是受薪階級, 感情上比較冷靜. 相對起用自己荷包投資的客戶, 肉緊程度當然大有分別, 基金經理的壓力就更大.

替銀行打工, 一是取其提供資金或製造槓桿的能力;跨國銀行一般都有龐大的資產表, 開收息盤(Carry)比較容易. 而且大機構有信譽評級, 借錢比較容易. 二是有些看似很容易賺錢業務, 其实都需要一定的系統和人力投資來發展. 話說回頭, 近日出了事的對沖基金, 原來葫蘆賣的藥都是大同小異的收息盤. 當然, 掀起神秘面紗後, 對沖基金頭上的光環便黯然無光.

世事無絕對, 如果是『贏梗』的, 為什麼要打工呢? 如果可以蹲在洗手間, 一邊看『花花公子』、一邊看『路透』機炒外匯, 而私人收銀機仍然嚮過不停, 又何用西裝筆挺地每天準時往中環擠. 關鍵是在於互相利用, 基金經理也好、銀行資金部的交易員也好, 都是將自己的專長放在一特殊環境裡, 加以發揮.


(於2008年12月31日刊登於信報)

1 comment:

  1. 冥冥之中,好像有很多还没没有讲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