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10, 2008

銀行從未如此重要過!

今次的金融風暴, 眾皆罵銀行, 我卻感到銀行從未如此重要過.

股市是經濟的春江鴨, 股市什麼時候見底, 端賴經濟什麼時候見底. 要替目下的經濟把脈, 很多投資專家都茫無頭緒, 此緣身在風眼中.

十年前的亞洲金融風暴, 禍源主要是海外熱錢湧入亞洲小龍, 嗜其匯率穩定(很多都是間接掛鉤美元), 而又利息豐厚. 說穿了, 亦不過是另一種Carry盤. 而亞洲諸小龍受惠於便宜錢, 大量投資, 用外來熱錢來支持本土的資本建設, 一旦外資离场, 本國貨幣貶值, 外債的壓力百上加斤; 导至公司破產頻生、經濟崩潰.

那次的災害, 是經濟本身出現問題, 銀行是參予者, 不是災難的根源(一些對沖基金和投机者, 可能扮演一個更主動的角色, 但始終是物先腐後虫生). 比諸今次的風暴, 銀行是風眼的所在, 最先遭殃的就是銀行. 大部份的央行也低估了銀行在整個經濟活動中的關鍵性.

上一次的金融風暴過後, 銀行也好、基金也好, 實力相對地是被保存下來的. 證之於不少對沖基金, 因為瞄準機會大舉入市, 事後的表現都是非常出色. 反之, 今次的風暴, 包括銀行在內的機構投資者, 在第一波已垮下去, 往後即使出現超賣機會, 可動用的資金肯定比上次少, 資產價格復甦的力度, 也肯定沒有上次強.

这次的金融海嘯, 見證了接近做無本生意的銀行業(尤其是投資銀行)靠的是信心. 若不重建信心, 大家可能要回到遠古時代, 在市集上以物易物. 一些服務中小企業的銀行朋友告訴我, 信心危機發生, 一些簡單的出入口信用狀也遭退票, 嚴重影響跨國經濟活動, 有些小國連糧食供應也受影響.

由於这回不少銀行被纳稅人的錢間接或直接地打救, 民間自然有要求; 人民的銀行要為人民服務, 例如提供中小企業貸款等. 我的看法是, 政府的介入市場是權宜, 政府要用財政開支來扶助經濟; 玫瑰園計劃也好、要成立一政策銀行(即非以利潤為首要目的)也好, 都說得過去. 如果要將整個銀行業變作社會福利工具, 後果恐怕是得不償失. 不要忘記, 證諸於祖國的銀行業, 指導性貸款的另一個名字是壞帳, 亦是貪污的溫床.

(於2008年12月10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