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4, 2009

奧巴馬的大棋

圍棋, 這一國玩被戲稱為木野狐, 意指天下不少棋士都被這木製棋盤迷倒. 古往今來, 天下棋癡無數, 聞說孫中山先生故居書房內, 除了文玩書籍外, 也放了一副圍棋, 大概是國父忙裡偷閒的一好. 自身愛圍棋, 受限於時間和天資, 棋力甚劣, 但觀棋中, 倒領悟出不少哲理.

奧巴馬初當選時, 我曾在文章內用“撲”這一圍棋手段來談過一些對新政府的愿景. “撲”是先犧牲自己的棋子, 來換取更大的利益. 南非前總統曼達拉上台後, 能夠摒棄與前白人政府的嫌隙, 化干戈造出“天虹”新政, 便是其中一例. 奧巴馬參選時, 著意淡化他作為美國第一位黑人總統的種族意義, 是聰明的做法.

自羅斯福總統年代, 美國政壇都視新政百日為一里程碑. 奧巴馬的上台百日的成績表, 輿論一般都是讚多彈少. 其實百日在四年的總統任期(尚未算上如果可以成功連任的日子), 只是開盤而已. 雖云好的開始是成功的一半, 以這百日去論斷奧巴馬的成敗, 尚屬過早.

很多政治評論員都將奧巴馬的成績表跟美國的經濟表現掛鉤, 但我覺得這卻不一定是奧巴馬心裡面的盤算. 且看奧巴馬上任百日的行止; 當眾人都在吵嚷一切要以經濟為先時, 奧巴馬將大部份的經濟決策權力和責任都下放在財長蓋特納身上, 是選賢以能也好、是避重就輕也好. 轉過頭來, 奧巴馬花了很多時間在國際政治舞台上穿梭. 既打中南美洲牌、又往中東尋求和回教國家建立新關係, 即使在內政上, 他也非常著緊醫療服務改革.

反觀經濟、救市方面, 其實政府能夠做的, 除了口術之外, 已是買少見少. 市場信心這回事, 證諸這幾星期的股市走勢, 說是飄忽也可以是很飄忽, 有識之仕如克魯明(Krugman), 老是在問“錢從哪裡來”, 但再問上一萬次, 政府其實也答不上. 信心像東風, 東風不與周郎便, 二喬只得在銅雀台上多耽一會兒. 但信心一來, 事情推動起來就可以御風而行. 被視為蓋特納民意分水嶺的政府救市計劃TALF(Term Asset-Back Securities Loan Facilities), 主意是政府出資包底和貸款, 支持私人機構投資有資產抵押的AAA級證券. 計劃去年十一月宣佈, 剛推出時, 金融機構的反應都是持觀望態度. 一直到了五月初, 反應才熱烈起來.

奧巴馬將精力投放在更俱發揮空間的國際舞台, 用他膚色轉化成的政治能量, 為美國的國際形象開拓一個新的局面, 是漂亮的一著. 奧巴馬由一個資歷甚淺的參議員, 短時間躍升至白宮主人, 其聰明和手段是不用置疑的. 能否挾這大時代成為一個偉大的總統, 往後仍要看他的氣魄和抱負. 奧巴馬是形象高手, 但如果單是著緊形象, 善泳者溺, 追求完美的民意, 往往是痴人捕影.


下圍棋, 尤其是在佈局階段, 懂得哪裡是大棋是非常重要的. 大棋者, 在十九路乘十九路的棋局中, 影響最深遠, 利益最大的地方是也, 下棋下在大棋處, 急之所急, 得先手、得天下.

奧巴馬心裡一定在盤算棋盤上哪一塊才是“大棋”, 經濟不一定是他的選擇.


(於2009年6月4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