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ne 24, 2009

長線與短線之辯

道德主義泛濫, 其中一個似是而非的道理是“短線投資者是經濟活動中的蝗虫, 長線投資者為社會增值”.

且用以下的例子和讀者探討一下這個課題:-

下列圖表是一只股票的入場價和未來五年股價表現的三個案例. 在三個案例裡, 我們都假定現在的股價是$10, 而股價在五年之後的終極價都是$20. 三個案例的分別是中間股價的走勢.



第一個案例, 股價是穩步上揚. 股價每年都增值$2, 五年之後股價便翻了一倍. 第二個案例, 股價表現是後勁凌厲. 股價首四年都是微漲$1, 第五年卻暴升$6. 第三個案例, 股價出閘凌厲, 後勁卻乏善足陳. 股價在第一年便上升了$6, 以後每年卻只是增值$1.

看官, 根據以上案例, 請問您覺得最理想的投資策略是什麼呢? 答案是: 只有在第一個案例的情況之下, 亦即是股價在每年按固定的幅度上升, 我們才會長時間持有這只股票. 依案例二, 投資者應該等到第四年底才入市, 以爭取最高利潤. 其他時間, 應該把資金放在其他高增長的投資上. 同樣道理, 依案例三, 投資者亦應該在第二年底就將這只股票賣出, 餘下的四年時間, 將資金投在其他高增值的投資上.

這是小學生都懂得的投資常識.

把握時機是投資獲利的一個主要因素. 這當中不存在道德與不道德的問題. 短線投資者很多時損手, 一是交易費高昂、二是他們根本不懂自己在做什麼, 胡亂進出.

我初任交易員時, 『刃靈』房消息滿天飛, 有陣子定性不夠, 也會跟風開盤. 結果自然是輸多贏少. 投機失敗, 便無可奈何找『長線投資』來做下台階. 最終都是黯然的多.

輿論大多推祟長線投資者而貶低短線炒家. 畢菲特比諸索羅斯, 前者的道德位置, 好像比後者高很多 (雖然近年畢菲特炒賣衍生工具也損手不少). 其實褒長貶短的大義, 是希望投資者也好、企業領導人也好, 不要為短暫的光輝而犧牲長線利益, 這說法有一個假定: 長線和短線目標是互相排斥的, 而當中一個很重要的因素, 是制度.

所有遊戲, 上至玩波子棋, 下至編寫公司年報, 都需要規則. 量度公司表現, 依賴的就是一套制度. 制度一立, 就像倉頡造字泣鬼神般, 眾企業領導人自此逐“損益表利潤”而活. 制度下的成績表, 是賽狗場的電兔. 說商家唯利是圖, 就像說獵狗嗜血一樣, 是沒有意思的.

都說交易員醉生夢死都是為了Mark-to-market, 每天下午五時半做Mark-to-market, 五時十五分的經紀報價當然重要(用來計算盈虧). 報得不好, 像我的朋友十二少說, 當然要投訴, 甚至運用惡勢力去影響之.

長線短線之辯是沒有意思的. 有怎樣的制度, 就有怎樣的行為. 如果大家覺得長線重要, 我們十年才做一次Mark-to-market, 那便阿彌陀佛了.


(於2009年6月24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