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5, 2009

都是五斗米的問題

太陽底下無新事, 閱報讀到下面幾則有關公營機構薪俸的新聞:-


1. 國金一期頂層換了主人, 任專員解甲, 陳專員重拾舊歡. 底薪比上一任少了三成; 我們的大衙門既是監管機構, 亦是基金公司, 要說重要性, 當然是掛央行的招牌; 論薪酬, 則是以管理過萬億資產的基金經理為標準. 往下去是否可以繼續左右逢源? 金融風暴之後, 消息傳來, 有心人醞釀來個監管機構的大革新, 這已經是很多年的老調, 是否可以借這契機, 重新洗牌, 尚是未知之數.

2. 資產總值超過二仟億美元的全美國最大退休基金 - 加州公務員退休計劃(CALPERS), 年初換了首席投資官, 該職位的底薪加獎金是100萬美元『有找』; CALPERS上任首席投資官工作了兩年, 便轉入私營機構賺取數以倍計的薪酬.

3. 受金融海嘯拖累, 貝南奇身家縮水29% (弄得不好, 我們迷債苦主的投資表現可能比聯儲局局長優勝, 迷債苦主獲包底最少六成, 再攤分抵押品的最終剩餘價值), 貝老年薪不到20萬美元, 雖然薪金微薄兼投資失利, 但大家亦不用為貝老憂心, 出任重要的公務, 除了是服務社會, 獲得精神上滿足之外, 履歷表亦多了一個名貴的蓋章. 美國很多重要公職, 薪金都是與職權不相稱的, 貝南奇的年薪, 大概中環IFC的電梯裡面的人均收入, 就不止此數. 然而做過聯邦儲蓄局主席, 退職之後, 單是演講和出書已經可以過很不錯的日子(雖然, 貝老不一定有此心). 同樣, 聞說克林頓因為參選總統而負債累累, 但一旦退役, 轉為名嘴, 收入豐厚, 小小的負債又算是什麼呢.


4. 立法局傳召梁展文的案件, 愈弄愈大, 官商是否勾結、如何勾結, 眾皆期望有個水落石出.

我不覺得亦不相信現實中, 官和商可以老死不相往來. 政治說客(Lobbist)在美國是一正當行業, 只要擺明車馬, 絕對不用擔心警察半夜來敲門. 事實上,人脈和對政府運作的理解, 一直都是不少老闆想買的東西. 法律並沒有規定這些是非賣品, 重點是, 作為一個公務員, 為官時, 不可以身在曹營心在漢, 甚至每分鐘都為自己將來的出路盤算. 香港公務員的薪酬絕對算不上是可恥(雖然比起新加坡的高薪養廉還有一段距離). 然而, 用這樣的價錢去要求絕對的忠誠, 並不為過. 梁展文事件的關鍵不在於他退役後如何如何, 而是他在職時怎樣怎樣.

維持一個廉潔和有效率的公營機構, 另一方面又吸納人才, 並按表現和資歷給予適當的有形和無形的報酬, 是每一個政府面對的挑戰, 香港政府前半部算是做得不錯, 後半部卻屢見失誤(證諸副局長風雲).


(於2009年8月5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