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August 19, 2009

投行的亞發男

高盛上季賺大錢, 員工年終花紅有望 : 另方面, 包括花旗銀行在內的跨國投行, 為了平息關鍵員工對年終花紅像霧又像花的憂慮, 將他們的底薪加倍. 最新消息傳來, 花旗集團底下, 一個主管商品業務的主管, 今年總薪酬可能高達一億美元. 今年六月底, 奧巴馬委任向以善於處理熱山芋見稱的律師范伯格(Kenneth Feinberg), 負責監管那些曾接受政府資助商業和金融機構的高管薪酬, 范伯格一再重申他不是無牙老虎, 且看這回他又如何拆招.

投行始終是人的行業, 保留人材是生意持續發展的基本條件, 在過往旺市時, 不少員工(包括公司總裁)都用跡近要脅的手法去爭取“只應天上有”的花紅. 當年, 做小頭目的我, 常常像壞的唱片機一樣, 向下屬一次又一次的曉以大義說什麼“非洲有人比您聰明十倍、努力百倍, 賺的卻是您薪金的千份之一”, 言之鑿鑿, 聽者藐藐. 市場定律還比我的“八股”來得有效.

縱使薪金今天被很多人批評為不道德的高, 衍生工具交易員過往曾經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工作.交易室生涯給人一種在刀邊上賺生活的感覺. 因為站在賺錢的前線, 人很容易感覺自己很重要. 自我膨脹, 變成老外所說的 Prima Donna是也. Prima Donna是意大利文首席女優的意思, 是給予歌劇團中的女主角尊號. 後來被借用來形容涯岸自高、不可理諭、喜怒無常性格的人.

過份自信, 可能是缺乏安全感的潛意識補償, 但是話分兩頭, 沒有一定的自信心, 亦很難在這行業立足. 很多時候, 在山雨欲來的環境下, 開了一個盤, 靠的不是分析, 而是自信, 甚至是盲目的自信. 交易員面對的壓力, 很罕有是源自遇到需要很高智力去解決的問題, 更常見的是面對市場的瞬息萬變時, 價格上落令每個參予者都變得謙虛甚至沮喪, 工作上的挫敗感很重.

自信有時亦是在辦公室政治的致勝工具. 投行機構內的政治不一定比其他行業多, 然而prima donna的數目一定不比其他行業少 (想像中, 文化藝術界差可比擬). 銀行頭目, 能夠從槍林彈雨中跑出來, 一定是自信“爆棚”的亞發男(Alpha Male). 昔日, 我在大機構為稻糧謀, 參加無數的會議, 多年積累的感受是, 真理未必越辯越明, 自尊的角力卻是越鬥越熾. 沒有自信(縱使是裝出來的), 即使掌握真理, 也不一定可以在群雄繞舌中排眾而出.


(於2009年8月19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