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November 4, 2009

完美的包袱

諾貝爾和平獎其實是一個很爛的獎, 連“接緊吻的麻甩佬”基辛格及巴解領袖阿拉法亦曾得獎, 大家實在不用太過上心. 然而, 身為美國第一位的黑人總統(註), 奧巴馬上任未夠一年便得到如斯的恭維, 到底是有點出人意表, 但對奧巴馬而言, 這獎極有可能是一個完美的包袱.

奧巴馬是歷史上第四位獲得和平獎的美國總統. 在任時獲獎的包括老羅斯福(其實他一點也不老, 當選總統時才四十三歲)和威爾遜, 再加上離任後獲獎的花生總統卡特.



奧巴馬獲獎惹人質疑的其中一個原因, 是真正的和平需要時間去證明. 至於, 奧巴馬是否真的締造和平, 現在肯定是言之過早. 和平獎過去是嘉許一些已經做出來的成績, 縱使這些成績很多都具爭議性, 今次評選委員會決定將這獎轉化成一種鼓勵, 是否已經有點脫離軍火商阿佛。諾貝爾的原意呢?

九月下旬, 奧巴馬上任半年, 民望由67%的接受率下跌至50%, 是戰後總統經歷過最慘烈的(所以我們的曾特首視民望如浮雲是正確的). 但在歐洲, 奧巴馬仍然是一個很受歡迎的美國總統. 諾貝爾獎的挪威評選委員, 不多不少受歐洲主流風氣影響, 視奧巴馬為振興西方政治的救星.

奧巴馬作為一個政黨領袖, 支持和反對的聲音都不缺. 論個人魅力, 大部份人都接受奧巴馬是一個智商甚高、口若懸河的政治家, 卻很少人明白他心裡面真正想的是什麼. 從他崛起的道路來看, 奧巴馬很懂亦很著緊民意, 頒他一個不單止是美國而是全人類都推祟的獎項, 奧巴馬的民意負擔變得百上加斤, 令到他更難做出一些痛苦但正確的決定.

作為一個締造歷史的政治奇葩, 奧巴馬喜怒可能不形於色, 但心裡的壓力一定不輕. 見諸他在阿富汗戰爭增兵與否的兩難局面, 和在推行醫療改革所作的妥協, 奧巴馬是很想贏得所有人的接受. 現在, 再添上和平獎的冠冕, 奧巴馬在面對國外尤其是歐洲勢力, 和如何報答人們對他的期許, 會否令他政治上更舉步為艱呢? 和平獎評選委員會諸公的美意可能會弄巧反拙的.

(註) 奧巴馬的所謂黑人總統, 嚴格來說只是半個黑人總統, 因為他的母親是白人. 然而, 約定俗成, 按黑奴時代“一滴血”的界定方法, 只要血液裡有一滴是非洲裔黑人的血, 那人就會被稱為黑人. “一滴血”是種族主義者為了防範黑白混血兒“沾污”了白人的優良血統而設下的.


(於2009年11月4日刊登於信報)

2 comments:

  1. This comment has been removed by the author.

    ReplyDelete
  2. In stock market lingo, Obama has been "priced for perfection". Any mis-step he might make could bring him back down to Earth. I am not talking about possible lack of political achievements, more like any behaviour in contrary to the image he tries to portrait.

    Dennis Lo, Vancouver, BC.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