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5, 2010

中國網民的錯愛

報載高鐵撥款投票當日, 示威者圍堵立法會, 皇后像廣場附近的無線上網用量一下子暴升. 不經不覺互聯網已經走進每一個人的生活, 包括政治活動. 小學生年代聽老師說元末反蒙古高壓統治的漢人, 用月餅來傳遞消息, 如果Facebook在那年代已經面世, 情況可能很不同.

Google(內地稱谷歌)退出中國市場, 我的看法是: 牽涉的事是經濟利益, 而不是政治. 中國網民在Google總部前獻花哀悼, 我覺得是絕對的表錯情. 美國人在小事情上是個人主義者, 追求私利. 在大事上卻是死硬的愛國主義者. Google是否真的退出只是小事一樁而已.

2005年, 谷歌大力進軍中國市場,推出一個“符合中國國情”的搜尋器, 同時宣佈在中國放眼長線. 谷歌特別為中國市場設計的搜尋器具自我檢查機制, 以“刪除”不雅網站, “不雅”包括政治上和生理上的不雅.

谷歌之後從微軟挖走中國網站界名人李開復, 李開復加入後, 投放大量資源, 但反而刺激百度(Baidu.com)的強力反撲. 百度的市場領先佔有率進一步提升(超過百份之七十, 而谷歌只有百份之十二左右). 谷歌的一些小問題, 例如: 中文名字令中國網民摸不著頭腦, 也變了大問題. 過去幾年, 谷歌在中國的經濟利益一直停滯不前. 2009年, 谷歌整體年收入中, 只有2%來自中國. 李開復也在2009年離開谷歌.

* * *

有人說中國人有百份之九十的自由, 其他餘下的百份之十, 牢牢握在共產黨掌中, 滴水不漏. 至於那百份之九十是什麼, 也是由共產黨來決定的. 有少數的人願意硬闖關, 更多的人在問: 如果不是共產黨, 又是什麼呢? 共產黨的權力來源其實不在於已經接近完全腐化的意識形態, 而是在經濟上升的勢頭中, 縱使貧富懸殊、通脹肆虐, 大部份人仍是對改善自己生活抱有希望的, 亦想不出, 拉倒這個圖騰之後, 換來的世界會是怎樣.

右派主導的《時代週刊》上期以“自由共和國”(Democratic Republic of Google)來形容Google, 太抬舉了! 這事件反映了在新地緣政治下的美國人心態. 一年前,全球仍在金融風暴的水深火熱當中, 中國領導人訪美, 輿論首次以G2來形容. 那陣子,美國人雅不願與個人人均收入只有自己八份之一的中國平起平坐. 一年之後, 大家都接受中國的經濟動力直接影響全球復甦. 接受之餘, 中國亦成了發達國家心中的一條刺. 奧巴馬在最近的國會演說中, 就將印度和中國視為美國的挑戰者. 這種的形容與現實有頗大距離. 奧巴馬的台詞, 除了討好國內的民粹主義者之外, 其實亦突顯了美國人難於接受它的領導地位被別國挑戰.

爭取言論自由是理直氣壯、挾洋自重也可以是手段. 然而, 國人將道德的冠冕硬放在谷歌頭上, 只能嘆一句 : 徹頭徹尾的愚昧.

(於2010年2月5日刊登於明報)

2 comments:

  1. 挾洋自重已经是常态,什么都是一个度,就像很多人作为西方名牌和西方价值观念的红卫兵,也是可笑至极。过犹不及说的很好

    ReplyDelete
  2. 挾洋自重已经是常态,什么都是一个度,就像很多人作为西方名牌和西方价值观念的红卫兵,也是可笑至极。过犹不及说的很好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