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February 11, 2010

寫稿一年誌

歲末, 少不免來點回顧, 轉瞬替信報寫稿又是一年多. 一年下來, 總括經驗還是挺愉快的! 能夠把思想整理後化作白紙黑字, 展現在大眾(或小眾)眼前, 不論是在“執字粒”年代, 抑或在互聯網年代, 都是令作者開懷的. 在我而言, 愉快之餘, 亦有些遺憾.

遺憾之一是: 買的和賣的不相配, 我想賣的其實是文章, 讀者有興趣買的是作者. 讀者和作者的關係總是混雜了一絲勢利. 讀者和媒體看作品, 很多時都是先看作者、出身、學歷、職位...諸如此類, 董事總經理加長春藤學位肯定有助收視.

做了那麼多年投行, 習慣了Title Inflation, 美國大行的董事總經理是真的不少, 皇后大道中招牌塌下來, 十個有三個都是MD. 至於名牌學歷, 今天的人力市場絕對是供過於求, 年來收過不少Trainee的鍍金履歷, 真的慶幸自己出道早, 不然肯定找不到工. 學歷云、職位云. 理想中,文章好壞, 純賴文字功夫和意念, 現實卻不盡焉. 平叔因為是司長級高官, 所以可以月旦AO文化; 張大文寫同樣的文章, 觀點和角度又是否一定被比下去呢?

遺憾之二是: 寫文章的“留白”功夫一直拿捏不好. 做人, 我很希望能夠做到留有餘地(雖然在名利場上追逐, 難言悠然); 寫文章, 也喜歡留白. 事情說得太白, 便失趣. 然而, 因為自身功夫所限, 畫虎不成反類犬. 我的留白(尤其是早期文章), 不時惹得讀者以為是做填充題. 雖然我慢慢也學會怎樣寫得通順一點, 和群眾的理解力比較接近一點.

在讀者和作者的感情路上, 我慢慢學懂的一個真理是; 守株待兔般去期待讀者的注意和掌聲, 最終都是失落的居多. 被禾稈蓋著的珍珠, 就不是珍珠, 香港讀者有那麼多選擇, 時間又那麼珍貴, 人家為什麼要不看別的, 看您的! 要和讀者有交流, 就不可以不食人間煙火.

最後, 想多謝幫我趕死線的物和人. 寫文章, 過去的基本要求是識字和懂資料, 今天, 科技帶給寫作人很多方便,有了互聯網, 找資料也不用再上圖書館 (說實話, 又有多少人真正是博聞強記 沒有互聯網, 大概很多扮才子的都充不下去). 有了文字軟件之後, 很多人(包括我)的認字功夫也退化, 我是中文輸入法的白痴, 在此, 我得多謝我的助理Fanny.

送牛迎虎, 先給大家拜個早年! 祝讀者諸君, 來年多一些歡喜, 少一點遺憾.


後記:-
寫了那麼多年Pitchbook, 習慣在末段來一段Disclaimer:

我唸書是唸工程和商管的, 文字功力差, 算是找到了藉口. 很多年前, 有機會向董橋請教怎樣學中文, 董先生只是說: 『對文字敏感是性格使然, 後天過份強求都是徒然的』. 如果我寫文章間中能夠擦出一點火花, 靠的就是自己對文字敏感.


(於2010年2月11日刊登於信報)

1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