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9, 2011

〝84份之6〞的震撼



世界上最好的政治笑話都是來自計程車司機。有一次,我在新加坡〝打的〞,的士司機調侃地說:「我們新加坡地方小,人口不多,卻有三個總理。」他說的是總理李顯龍、國務資政(Senior Minister)吳作棟和內閣資政(Minister Mentor)李光耀,分別代表立國後的三代總理。

上週末(5月14日),李光耀和吳作棟宣布退出內閣,發言人稱這樣做是為李顯龍製造更多空間,引入新一代的思維。李和吳的退出,比早一周新加坡大選反對黨以高票數贏得破天荒多的議席,更出人意表。

5月7日的新加坡大選,人民行動黨的得票率創歷史新低,僅得60.14%,在野的工人黨贏得阿裕尼(Ajunied)團體選區(GRC)的5席, 再加上後港單議席選區的1席,在84席通過選舉產生的國會議席中爭得6席。

新加坡行的是代議政制,整個國家分為15個團體選區(Group Representation Constituency GRC)和12個單議席選區(Single Member Contituency, SMC),團體選區在整個大選中舉足輕重。所謂團體選區就是不同政黨派出由四至六位不等的競選人組成團隊,當中包括最少一位的巫裔或印度裔競選人,選民投票是投給整個團隊,而不是個人參選者,團體選區設計上有利於擁更多政治明星的大黨,而新加坡政府在劃分GRC時,有意無意間避免反對黨出現一區獨大的情況,人稱這為Gerrymandering。

投資講Exit,銀行貸款要弄清楚Takeout,政治舞台上, 上得台來就要接受下台的事實。李吳兩老退下火線是遲早的事,這些個人更替,在歷史的洪流上算不了什麼,一個國家的政治制度如何建立經得起時間考驗的更新機制,才是影響深遠。有人揣測人民行動黨引入新血之後,長遠來說, 有機會分拆為不同路線的政黨。

〝民主是眾魔鬼中的最輕〞-這是一普遍接受的真理,接受民主的同時,我們亦得接受選民是善變的,更不是理所當然地公平、理智和公義的。4月23日出版的《經濟學人》雜誌,以美國加州為例,詳細分析了一人一票的直接選舉, 導致加州財政癱瘓的因由。

一個擁有絕對優勢的執政黨如何自我完善是一個大問題,是新加坡的問題,也是中國的問題。台灣其實是一個常被輕視的例子。在中國人為主的社會中,迄今唯一成功的政治改革例子是台灣,過程曲折。蔣經國開黨禁在先,李登輝“表藍裏綠”,“無間道”在後,民進黨由地下黨演變成一有名有實執政黨選擇,和國民黨的互相交替,締造了中國人從未體驗過的民主政治。當中不涉及流血政變,亦沒有槍桿奪權,確是為中國人做出榜樣。

〝有人因為聽不到音樂聲,以為跳舞的人是發瘋的 -尼采〞。你可以不喜歡這支舞,但你不可以聽不到這音樂。


(於2011年5月19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