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9, 2011

由霆鋒得奬說起

我是政治新聞的癮君子,但也喜歡追蹤娛樂頭條,有陣分不清那種新聞更具“水分”。

謝霆鋒小友榮獲香港電影金像奬最佳男主角,我心底下替他高興。我記得他的法拉利颷車意外頂包事件,我也記得他在電視節目上談及少年時代在加拿大生活,雙親交遊廣闊,家裏常常高朋滿座,有客人在父母不在場時,背後說他們的不是,少年人聽在心裏滿不是味道。我也記得早年的〝王鋒戀〞,他冷對旁人的閒話;當然更少不了近年的〝豔照門〞事件,他挺身護妻。

30歲出頭,經歷那麼多,加上自身性格反叛,得奬謝詞中帶出父子之間的愛恨交纏,當年市場盛傳父債子還,十六歲就加入娛樂圈,還未賺到第一桶金便急不及待買名車,是發洩乎?無怨不成父子,記憶中,四哥從未出席過兒子的頒獎禮。

人生如戲,戲如人生。當年他是輕狂小子,卻常在銀幕上扮陽光男孩;現在他被指為好男人,卻又在銀幕上扮變態,果然夠分裂。個人經歷像劇本一樣,據霆鋒身邊的人說:他日常行為似足父親,一舉一動都帶點舞台劇的誇張。

這邊廂謝霆鋒得獎,那邊廂被蕭若元稱為「自差利卓別靈以來最偉大的諧星」的周星馳,大舉投資內地院線,大家都覺得中國電影商機無限,在荷里活,圏外人以私募形式集資,投資電影製,所謂Slate Financing,行之有時,近一兩年我也曾審閱過不少投資電影的計劃書,察覺到愈來愈多投資興趣朝發行和經營影院的方向走。在內地一線城市,電影票價絕不比香港低,內地消費者進電影院,不單是看電影,並且是享受整個環境和過程,花錢亦比較豪爽。再加上近年地產熾熱,電影院帶來的人流,有助商場興旺,有地產商看到這雙贏機會,參與經營院線,天津萬達便是成功例子。

近年港星赴內地〝挖真銀〞蔚然成風,霆鋒北上着力發展自己的電影事業,成績有目共睹,雙親欣慰之餘,是否別有滋味在心頭?

我的娛樂圈新聞知識和觸覺絕對是九流,謝家父子的恩怨情仇,我只是道聽途說,家裏倒是有一位14歲的小男孩,和所有望子成龍的父母一樣,我對孩子的未來,總有一分希冀,不一定和富貴有關,更多的是做人的態度,然而孩子逐漸成長,有自己的DNA和性格,又豈能盡遂父親的心意。

(於2011年5月9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