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May 12, 2011

挾洋自重

先說一段大家也許都聽過的清史. 清道光帝生前育有九子, 長、二及三子皆幼殤, 四子奕詝(即後來的咸豐帝)為孝全皇后所出. 六子奕訢(即後來的恭親皇)為靜皇貴妃所生, 孝全皇后三十三歲就歸天, 奕詝和奕訢自小便由貴妃之首的靜皇貴妃撫養, 感情很好. 但二人年紀漸長, 身邊人包括二人的老師開始開立嗣而爭, 奕訢武功和思維都勝奕詝, 兩個同父異母的兄弟開始起心病, 皇后和貴妃始終身份不同, 奕詝最終贏得帝位. 1850年咸豐帝十九歲登位後, 一直將六弟置閒投散, 奕訢倒是趁機熟習洋務.

1860年, 第二次鴉片戰爭, 英法聯軍侵京, 咸豐帝被迫以狩獵為藉口, 逃奔熱河避暑山莊, 最後棄前嫌起用奕訢為欽差大臣與外國議和. 1861年, 咸豐駕崩, 未幾兩宮太后聯合奕訢發動辛酉政變, 處死以肅順為首的前朝顧命大臣. 奕訢得以再起是因為他懂得與洋人周旋, 高陽小說裡面說: 『還是老六懂洋務』.

* * *

總理溫家寶上月底訪問馬來西亞和印尼, 在吉隆坡中國使館工作人員和華人社區代表發表講話時稱: 內地有必要進行政治、經濟和司法改革, 以便與經濟增長保持平衡. 他還表示, 要鼓勵13億人口“獨立思考”. 他的言論在海外和國內都惹起一陣關注. 總理回國後高調接待老愛國吳康民, 再次表達他對改革的希冀. 中國領導人通過國外渠道散播消息, 這不是第一遭.

作為國務院總理, 溫總一向以來都是以溫情父母官的面孔視人, 但是中國這一個發展迅速卻千瘡百孔的國家, 要管治又是談何容易. 為官者, 形象固然重要, 但歸根究底仍然是論成績. 北京耳語傳來, 政治局其他成員對溫總常常佔據道德高位, 但施政成績卻差強人意頗有意見. 政治鬥爭互相傾軌是稀鬆常事. 當年四川大地震, 溫總就曾經因為調派不到軍隊而急出淚來. 中南海明年換屆, 在中國這個權力代表一切的國度, 如何為退下來鋪路是頭等大事. 很多時候, 不為神功也為弟子, 關係到的不只是個人利益, 而是整個團隊、整個系統的前途. 溫總急於確立自己的歷史地位, 說得不好聽, 也是有點背城借一的意味.

《紅樓夢》書中形容: 賈家只有門口的兩只石獅子是清白的, 政治之黑暗又豈是我輩草民輕易看懂, 大家實在不用太熱心分配忠奸角色.

吳老是自家人, 馬來西亞也不是什麼世界強國, 溫總不是挾洋自重. 然而挾洋自重自古皆然, 當中並不存在道德批判, 祖國長時間積弱, 西方的文明和武功都比我們強, 利用洋器來改革中國是理所當然. 洋器可以是船炮、也可以是民主思潮.

晚清以來, 中國歷史中的重大事件莫不與外國勢力發行關係. 孫中山的辛亥革命固是以外國為基地, 二次大戰亦茁壯了中國的共產黨. 六四事件的其中一條導火線是趙紫陽在弋爾巴喬夫訪華之際, 接受電視記者訪問時, 溜了句:“我們所有重大決定都要請示小平同志”. 即使彈丸之地如香港, 李柱銘在白宮和克林頓會面, 何嘗不可以視為挾洋自重的迷你版.

(於2011年5月12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