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October 24, 2011

全球經濟的臨界點

廣場酒店,是美國紐約市的地標,文藝復興的建築,坐落第五街中央公園的南端。1907年開業,幾番轉手,過去的業主包括希爾頓和特朗普(Donald Trump)。1985年9月,美國、日本、英國、法國和西德五個經濟强國的財長和央行行長,在廣場酒店秘密會晤,簽署了著名的《廣場協議》,聯手干預外滙市場,開始了美元長時間的貶值。

廣場協議之前五年,由於美國用加息來控制通脹,導致美元强勢,相對主要貿易對手國家的貨幣-日圓、馬克和英鎊,升值近五成,嚴重影響美國出口。《廣場協議》後,五國財相聯手拋售美元,由於市場充分預期政府出手,並沒有出現恐慌,不足三年,日圓兌美元升值了八成。1987年2月,七大工業國簽訂了《羅浮宮協議》,為美元貶值寫上句號。

10月初,華盛頓舊調重提,參議院通過懲罰中國壓低人民幣匯價,法案轉至眾議院討論。有意見認為,國會提出法案干預別國經濟政策是違憲。

中美關係是現今全球地緣政治最重要的一環,直接影響整個世界的經濟發展和穩定。

金融海嘯以來,外匯價格異常波動,匯價常被視為貿易戰的工具。持有美國國債作儲備的發展中國家,因為美元持續下跌,被迫用國家儲備去支持美國這金融風暴罪魁禍首的復甦。 另一方面,以美國為首的發達國家,卻認為中國這世界工廠,利用低匯率來扶植出口,這些道理很難說清楚,更何況政客們喜歡斷章取義,誇大煽情來爭取選票。

經濟全球化,已經是事實而不是理論。什麼代表美國經濟?是麥當勞、是蘋果電腦、甚至是荷里活影片、也是沃爾瑪、Best Buy和通用汽車。中國既代表一個龐大的消費市場,亦代表維持低消費品價格的廉價勞工成本,很難說是誰欠了誰、誰靠誰。

過去兩年的〝復甦〞,是無就業的復甦,所謂復甦,只是反映在資產價格而已,而且是房地產以外的金融資產。其實,股市價格升降只是表徵,真正惹人擔憂的,是發達國家的就業情況,日走下坡,貧富懸殊急劇擴大,有人甚至提出,唯一能夠重新編配財富和消滅低生產力過剩的方法,就是戰爭。

為人類的福祉,全球主要經濟的領導人,需要坐下來,規劃出一幅合作藍圖,匯價是起點,就像上世紀八十年代的《廣場協議》,不然保護主義加上激進的民粹,災難離我們並不遠。

世界現今面對的經濟危機是歷史性的,需要一些富魄力具信心的政治領導人。全球政府現時都處於弱勢,不獨是我們的曾特首,吊詭的是政府在經濟上的角色,卻愈來愈重要。

(於2011年10月24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