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5, 2012

打鱷三雄,如今安在?

時維1999年8月,由泰銖貶值引發的亞洲貨幣危機,已經延續了接近一年,包括香港在內的亞洲眾小龍,經濟都陷於水深火熱中。香港背負聯系匯率,對沖基金估計港府要維持匯率,唯一方法是加息,加息則必然導致股市下瀉,所以先做股市淡倉,再沽售港元,香港的金融市場,四面楚歌。


8月14日,周五,港府公佈動用外匯基金購買港股托市,時任財政司司長的曾蔭權、財經事務局局長許仕仁及金管局總裁任志剛,一起會見記者,堅決表達政府打大鱷的決心。

港府宣布入市後,不少經濟學者和金融圈內人,都持保留態度,前者擔心政府會壞了香港自由市場的名節,後者親身見證過對沖基金的威力,更擔心外匯基金的子彈不管用。

過了周末,8月17日,周一,全球金融市場出現劇變,俄羅斯宣佈盧布貶值和國債債務重整。之前,不少對沖基金因為好息持有大量俄債,俄債破產,令他們蒙受災難性的損失,被迫重整佈局。

在香港,接着兩同的官鱷大戰,港府透過華資經紀在期貨和現貨市場力托港股,終極戰在8月28日的期指結算日,港股成交量創790億新高,恒指當天收7829點,比政府入市前,升了近1200點,淡倉客鎩羽而歸。

打鱷三雄再次面對記者時,公佈港府動用1200億,購入了33支藍籌股,已經成功擊退索羅斯之流的金融黑手。

大家都慶幸香港的股市沒有成為大鱷的點心,但投資界中有不少人覺得政府這仗雖然贏得漂亮,其中亦有幸運因素,如果不是俄債令對沖基金損手,他們將火力集中在亞洲,歷史可能改寫。雖然,我個人相信最終政府永遠可以用行政手段,關起門來對抗外資,大鱷亦成了沙灘上的水母。

對沖基金後園失火,令香港逃過一劫。多年之後,已經貴為特首的曾蔭權仍然不時為這一役顧盼自豪,甚至發表〝其他國家要對抗犯境經濟勢力,還得向香港取經〞般的豪語。

還有不足三個月,曾特首便要遷出禮賓府,但〝着數門〞仍然陰魂不散;許仕仁進出官幃多次,最終落得〝自廉政公署成立以來被檢控的最高級前公務員〞的下場;任志剛從國金88樓退下來之後,早前做了唐英年競選特首的主要策劃人,現在成了敗軍之將。

三個香港金融史上關鍵性的人物,亞洲貨幣危機結束之後,仕途發展雖然各有不同,但都在建制中舉足輕重。此際,香港正在迎接禮賓府的新主人,三個人的榮辱又是否代表一個時代的終結呢?

人的際遇,如粵語流行曲所言 – 變幻原是永恆。



(於2012年4月5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