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April 10, 2012

高息的弔詭

內地資金持續緊張,年初以來,公司收到不少國內私募融資建議書,月息率高達3厘,以複息計算,折合年息42.5厘!


大陸銀行業,利率仍未市場化,以現今人民銀行一年法定貸款利率指標6.56厘,和私募融資成本差了一大截。國內銀行的僵硬,為民間金融帶來很大空間。

民間金融的參與者,既包括不受央行監管的貸款人和企業,也包含一些正規金融機構,通過非正式產品來進行高利貸,這些產品比較〝陽光〞的,包括各種巧立名目的信託計劃和第三方理財產品。大陸非銀行類的直接或間接貸款機構還包括小額貸款公司、擔保公司、融資租賃公司、金融租賃公司、信託投資公司、農村和城市信用合作社、還有企業間通過銀行進行的委託貸款。

願意付超高利息的借款人,一般是年期短,迫切性高,但又拿不出穩妥的抵押品。另一方面,民間亦不乏〝好息〞之徒,供求兩旺之下,民間融資近年發展得很快。這些地下錢莊愈弄愈大,風險亦隨之而增,去年溫州和鄂爾多斯就曾發生牽連甚廣的走數風潮。此外,30歲出頭的浙江女富豪吳英以集資詐騙罪,去年被浙江高級人民法院被判處死刑,現在正等候中國最高法院覆核。吳英以高額利息向親友融資,根據起訴書指,吳英總共向11名新友集資7.7億人民幣。私人融資是否違法是灰色地帶,吳英所募集的資金用於正常營商活動還是個人揮霍,是判決的關鍵,吳案在社會引起很大迴響,當中有不少同情聲音,事件也突顯了規範民間融資的困局。

回頭說高息帶來的弔詭,利率的表達方法有很多種,當中,有不少是為毒藥披上糖衣,月息3厘,名義利率是年息36厘,跟用利疊利算出來的42.5厘有很大分別,Compounding固然是定息工具投資者必需要注要的魔鬼細節。

另一個分析投資定息工具時非常重要的概念是再投資風險(Reinvestment Risk)。再投資風險是什麼呢?比方你的投資年期是10年,回報目標是12厘,如果當中有部分資金7年後回籠,你是否有方法將這些資金再投資3年,並且達到原先的12厘目標?

投資者分析項目,很多時都喜歡用內部收益率(Internal Rate of Return,IRR),簡單來說,IRR就是使項目的剩現值(Net Present Value,NPV)轉化為零的貼現率,NPV就是投資額減去折現後的未來收入。

簡單就是美麗,能夠將複雜的現金流用一個簡單的數目來代表收益率,令投資金分析輕鬆不少,但如果現金流的進出時間分散很大,IRR便不是一個理想的指標。IRR假設資金可以在任何時間用同一利率貸出去和借回來,換句話說,孳息曲線是平的,這當然是和現實有距離,尤其是在高息投資時,早回來的資金很難再用高息放出去。其實,當利率接近40厘時,什麼是本?什麼是息?已變得很模糊。

(於2012年4月10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