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1, 2012

她不是炒房的人

摩根大通(JP Morgan)因為對沖失誤, 累積虧損超過20億美元, 最新消息傳來, 投資總監德魯(Ina Drew)將提早退休. 德魯負責的部門是CIO, CIO在不同機構不同環境代表不同的事情. 在摩根大通裡面, 該部門是負責管理銀行的頭寸(excess liquidity), 包括執行戰略性投資. 摩通在美國的零售業務做得很發達, 加上評級高, 吸引避險資金. 結果是存款比貸款多, 很多剩餘資金需要投放.


在摩通, 德魯可以算是幾朝元老. 她出身美國Chemical Bank, 後來Chemical Bank收購大通(Chase Manhattan Bank), 改名為大通(Chase Bank). 大通銀行後收購JP Morgan, 改名為JP Morgan Chase. 摩通的首席执行官杰米•戴蒙(Jamie Dimon)一向以精明能幹見稱, 管理手法巨細無遺. 局外人相信德魯執行的投資大方向, 戴蒙是完全清楚的, 甚至是背後的構思者. 但魔鬼在執行的細節中.

CIO和交易室(俗稱炒房)是分開的, 亦屬於不同系統, 員工作風亦沒有交易員般的高調. 報章數月前報導摩根大通綽號“倫敦鯨”的法藉交易員伊科西爾(Bruno Michel Iksil), 持仟億美元的倉, 據聞是跟摩通對著幹的對沖基金因為不憤輸錢 向傳媒“報料”.

CIO職責在有很多銀行中是由資產表管理(Asset Liability Management, ALM)和貨幣市場(Money Market)的團隊分管的. 我初進交易室時, 黃毛小子不識天高地厚, 認為賺錢要賺得“型”, 恃著三腳猫的數學根基, 認為不靠用微積分方程式來賺錢, 就是埋沒天份. 做衍生工具交易, 當然覺得Money Market是low-tech. 但很快我便知道全世界持之以恆的賺錢方法都是以簡單取勝. 撇開剎那的光輝不算, 交易室的錢大部份都是靠收息得來的, 是貸長借短的Gapping盤也好? 是坐positive carry 的basis trade也好? 能賺錢的就是好猫.

福禍相倚, 如果摩通不是那麼大, 存款沒有那麼多; 如果摩通不是瓣瓣都有的universal bank, 有能力執行那麼複雜的“對沖”策略; 今天的災難可能就不會出現. 銀行屢錯屢犯, 激發民憤, “Too big to fail”變了“Too big to jail“. 我不覺得銀行是商人之中最貪婪、最自私的. 一切禍害都是架構使然, 與其冀望天降聖人(眾數)去改變銀行作用, 不如改變制度、人盡其才、物盡其用.

有人問交易室主管, “你是怎樣管理幾百人的交易室?” 他說:“就像交響樂團的指揮, 看似大局在他指揮棒下, 但實際樂手很多時都是各自表達的”. “風險監控”會不會是一隻永遠找不到的聖杯?



(於2012年5月21日刊登於明報)

1 comment:

  1. :“就像交響樂團的指揮, 看似大局在他指揮棒下, 但實際樂手很多時都是各自表達的”

    I'd been suspecting that since I was a kid. Thanks for the confirmation. LOL

    ReplyDelet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