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February 24, 2014

中國共產黨大股東上台



在資本主義國家, 很多老牌家族生意的承傳, 經歷過由職業經理人掌舵的階段. 但之後家族的子孫會重企業主政.  

有人說, 紅二代的近平上台是代表共產黨大股東革命先烈從新執掌董事局.  去屆的胡溫, 只是代理人而已. 

用大陸的語法, 紅二代和太子黨是有分別的.   紅二代是有份參與長征、根正苗紅的革命先烈的第二代;  太子黨, 黨者很多只是依附權勢而已, 出身和身份比起紅二代是差一大截的. 

總書記上台近一年, 政策很多都仍然是像霧又像花, 外人不易看懂.   三中全會帶出的經濟訊息是市場主導;   政治上保守, 經濟上開放.   當然人覺得這是一個不能夠實現的自相矛盾paradox.    習總的另一大氣魄手段是打貪, 有人覺得他像雍正、亦有人覺得他像祟禎, 是成是敗, 仍是未知之素.  很明顯, 就是在習的領導之下, 權力比之前兩任更加集中.  這不單只是反映習近平的權力慾, 相信是源自習近平的危機感.  他覺得國家腐敗到了目前的地步, 如果不求改進, 亡國亡黨不是很遙遠的事. 

反貪, 說穿了就是將創造財富的機會下放給更多的.  改革開放30, 國人對財富的追求愈來愈熾熱;  但另一方面卻覺得機會愈來愈少.  穩的關鍵就是讓獵犬覺得電兔永遠是可及的.   長遠看, 我覺得安撫民心不可以單純從滿足慾望著手, 也要國民建立一健康的價值觀, 而不單止是近求個人財富.   然而新中國成立60多年, 經歷過那麼多革命, 文化、宗教、甚至是黨的權威都被摧殘殆盡.  建立正確的價值觀又談何容易, 破壞容易建設難.   

有危機感是好事, 國與黨之間, 我希望習近平更關注前者, 而不是像晚清末年的滿州皇族, 因為眷戀權力而犧牲了國家改革的機會.
後記:-

年假前寫的一篇文章談及我在1995年寫的一篇討論可轉債(convertible bond)的文章, Risk Magazine出版的《Over the Rainbow: Developments in Exotic Options and Complex Swaps》文集.  年代久遠, 我把同書的作者名字記錯了, 同書的作者包括: Mark Rubinstein, John Hull, Alan White, Robert Jarrow, Paul Wilmott等等, 都是衍生產品的殿堂人物, 但沒有Fisher Black.

                                                                                                                                      (2014224日刊登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