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February 28, 2014

如何對付『蝗禍』



要解決『蝗禍』, 重要是溯本追源, 釐清為什麼國內旅客來香港消費會令我們不快. 

1.      他們製造交通擠塞. 如果大家覺得廣東道或銅鑼灣太擁擠, 星期日的皇后像廣場又如何呢?   坦白說, 我很久沒有在尖沙咀和銅鑼灣的旺市消費, 我對上一次買名牌手錶或金器是年代久遠的事了.   如果不往這些地區逛街又何須抱怨呢?

2.      他們製造通貨膨漲.   這點我跟大家是感同身受的在過去一大段時間.  我間中需要添置上班道具時, 走入這些舶來名店時, 我第一句都會問售貨員有沒有折扣, 大部份時間, 打扮高貴的售貨員都會還我以白眼.    但是作為尊祟自由市場的香港人, 做買賣的當然是價高者得, 怨只怨自己的荷包薄弱, 怪不得人;

3.      他們行為不檢.   例如屢次被傳媒報導的小孩當街撒尿, 這些有礙觀曕和衛生的舉止是令人厭惡的, 但是當您在大陸上山下鄉久, 走動多了, 就會明白這不過是小農行為, 是中國農業社會轉型的陣痛而已.   是鄉下人家到了香港被大觀園駭住了;

4.      我們不喜歡聽普通話.  那次我在日本北海道新千歲機場乘坐穿梭巴士,  車上廣播除了英文及日文以外, 竟然有普通話, 我的反應是: 感動.  比起什麼遼寧號和神十等, 在異鄉(尤其是日本)的普通話公共廣播, 更令我感覺到中國的國力.  我不明白為什麼在香港聽到普通話會令我們反感;

5.        心理障礙.  我覺得這才是真正原因.   引曾司長的名句:『今天大家都是中產』, 大陸近年經濟起飛, 再加上財富集中, 很多時香港人和大陸新富相比, 好像矮了一截, 這完全是心魔.  香港的人均收入仍然是大陸的數以倍計. 香港的出口仍然代表品質和現代, 我們硬要和中國的0.1%人口的財富比, 憑什麼我們要比他們優勝.  數學上, 論基因池就已經是不可能, 我們一定要突破這心陣.

可以用經濟手段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要控制人流, 我支持抽徵收入境稅, 只要避免製造一尾大不掉的官僚架構便成.   同樣道理, 我不覺得香港施行限奶令是有虧道義.   至於破壞市容云, 我們可以像新加坡般製造一個優秀城市(fine city), 寓禁於徵.  我們孩提年代常常聽到的“隨地吐痰乞人憎, 罸款兩仟有可能”,  大可以重彈舊調, 用高額罰款來打壓這些“不文明的行為”, 順帶幫補清潔費.  

怎樣才是理想的香港和大陸關係?  很難說得準.  有人說是父子, 但無寃不成父子噢!  撇開政治上的從屬關係, 感情上, 我覺得更應像兩不虧欠的朋友.  大家的成長背景和經濟實力雖然各異, 但都能夠不卑不亢, 互相尊重.

(2014228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