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24, 2017

套戥制度來賺錢


你有沒有聽過下面的介紹?
1.        全世界最大的的士公司是沒有的士的;
2.        全世界最大的酒店是沒有沒有酒店的;
3.        全世界最大的零售店是沒有貨品的;
4.        全世界最大的電影公司是不生產電影的.

大家可能都猜到這些公司分別是Uber; Airbnb; AmazonNetfix

最近互聯網公司諸事不利, 谷歌(Google)內部傳出性別歧視風波, 有工程師發表貶低女性工作能力的言論被炒; Uber 首席執行官由於管理手法粗暴而被股東迫退. 傳媒並且發現Uber在新加坡購買一些不合規格的汽車轉租給司機, 藉以鼓勵他們加入Uber.   Uber出台時推祟: 一輕資產; 二釋放剩餘生產力, 但結果為了做生意公司被迫變成車主, 另方面勞動力主要來自職司機的, 因為要依賴一些一半時間在看電視一半時間在等接單的兼職司機提供服務,客戶等候時肯定不達標。 

新生企業的創新性不離兩種: 一是創造新的需求; 二是創造新的供應, Uber是屬於後者.  的士行業中, 整個牌費和制度製造了很多尋.   Uber的分裂性(disruptiveness)就是要攻擊現有制度裡的尋者。 但用免牌費、減保險、收入不用付稅去和現行者競爭, 你可以說是創新, 亦可以說是走法律罅, 是取巧!

任衍生工具交易員不久就已經明白, 我的花紅不是靠我為銀行股東真金白銀賺了多少錢, 而是根據銀行的會計告訴我賺了多少, 基本上是制度的套戥.  一宗複雜的衍生產品交易賺不賺錢, 很大程度是依賴銀行的估值系統(尤其是在一些長年期的產品, 理論價值和實質價值可以差得很遠).   舉例說: 市場用一個對稱(symmetric)然率去分析一只高的股票, 往往高估了價格下跌的風險, 客戶sell put(出售待沽期權)拿到比實際風險高的溢金.  這些道理其實不難明白, 但是作為一個衍生工具交易員, 你的表現按銀行每天的mark-to-market, 真相並不重要.

近日股票市場暢旺, 不少衍生工具的做市商(market maker) 開價進取, 看來今年應該花紅不薄. 造市商賺錢, 很多是靠over-delta, 即是用自己的盤加添在客戶的盤上面, 比如說客戶做了一手股票掛鉤產品, 交易員要平倉, 可能要在市場購入一百手“大笨象”; 但在實際平倉的時候, 交易員再多加二手自己的盤.  這手法在大牛市或大熊市時很容易圖利.  至於交易員按系統開價將利潤流給客戶, 這是小財而已.  過往銀行認識到估值方法有誤差會因此撥備, 但金融海嘯之後, 監管機構再不容許銀行撥備以防做假, 交易員唯有更依mark-to-market做事.


(2017814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