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October 26, 2019

抗爭策畧要be water


上週五, 市面相對平靜, 我有同事久旱逢甘露, 往「老蘭」happy hour.

「禁蒙面法」出台,  抗爭加烈,  警察繼續用「以暴制暴」的方法來執行「止暴制暴」, 大家都聚焦在暴力上. 

反修例運動以來, Be Water的年青示威者顯露出令人折服的創意和組織能力.  今天的情況是北京除了不出解防軍外, 一步不讓, 完全不介意香港人打香港人, 是時候我們重新整合策略 .

今次運動累積得來的資本, 不是破壞了多少間「美x」店或地鐵閘口, 而是香港市民和國際輿論的支持, 這些有可能因為大家聚焦暴力、時間長令大眾厭倦、又或對方不再犯錯而流失. 

大家都承認反修例只是駱駝背上的最後一根稻草.  福利政策也好、地產政策也好, 政府未能有效施政, 一部份是自身的無能, 更大部份是欠缺認受性. 沒有一個政策能夠滿足所有持份者, 一個沒有民意加冕的政府, 縱使控制立法會, 也硬不起來.  林鄭沒有自知之明, 妄信制度, 漠視民心, 釀成大錯. 再者, 在一個沒有權力輪替的制度中, 「永遠」的反對黨為了求票, 只會越來越偏激, 既然完全沒有機會參予施政, 風涼話自然說了算.  所以, 香港今日的問題, 歸根究底這是一個政制的問題, 其他都是果, 不是因.

我覺得抗爭者應該考慮的是階段性的勝利, 小勝利是迫政府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我相信如果政府接受, 我們已經給予權力很大的鉗制, 這亦是一個道理上政府最難推搪的要求.  大勝是是令北京在一人一票上作出讓步. 其實長遠看, 政府應該明白, 這兩項看似讓步, 其實對特區的修復和未來施政都有很大很大的好處. 
之前接受《蘋果日報》訪問, 我卑微的願望是不希望年青人成為悲劇英雄.   其實政府一直以來下的棋, 針對的並不是前線的勇武派, 而是中間派的民意, 我肯定一旦「和理非」變心, 政府會毫不留情地打擊勇武派的示威者.  

(20191014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