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October 3, 2019

外資被嚇跑的問題


無論這次運動以用何種方法結束, 香港都會變得不一樣!  很多人問我: 外資會被嚇跑嗎?   我的外資定義是包括所有不是香港資金, 所以也包括來自大陸的. 

先說非陸資的外資, 他們可以分為三類:  第一類是在香港開設公司是為了做大陸生意; 第二類是以香港作為為亞太區業務樞紐; 第三類是單純是做香港人生意, 佔比較小, 因為香港論人口是一很小的市場.

第一類外資, 他們做大陸生意, 在一定程度上亦接受共產黨統治的不完美性, 如果不選擇香港, 可能只會選擇北京、上海或深圳.  但香港變了不一樣後, 會比「北、上、深」差嗎?  昨天他們選擇香港, 我覺得明天他們仍會選擇香港.

第二類外資, 他們享受香港的法治、地理優勢、資金進出自由和大量包括法律、會計和金融界專業人仕.   這些公司會擔心自由法治會否褪色的.  在事件平息後, 政府為這城市去政治化很重要, 重中之重是不要要求商家政治表態, 讓他們保持了不出聲的自由.  舉例說:我是一跨國會計師行, 全球各地都有員工, 如果我為了在中國做生意, 出來做「護旗手」, 我其它地方的員工肯定會有意見, 結果是兩面不是人.

談到陸資. 北京加強對香港經濟的控制, 是任何明眼人都看得到的國策.  北京絕對願意用金錢來換維穩, 陸資如果令每一間香港公司都變成國泰航空, 員工頭上一把刀, 自然不再那麼踴躍發聲. 所以紅色資本大量湧入香港是指日可待的事.   因此我對香港股市的後市並不悲觀.  一如我之前所說, 他們不介意令香港變得富有,  只要政治上卻不重要.   至於你是否喜歡在這樣的城市生活? 投票權在你的腳(移民)和手(投票).  
曾經有一支龍頭國企食品公司找我們公司洽購香港的相關企業, 我們鎖定了一目標, 公司有三千多名員工, 我原本担心買方因為收購後要執行瘦身而卻步, 後來和國企的領導溝通, 他們說:『現在的政治任務是收購目標員工愈多愈好.  這事情發生在去年年底, 那時「反修例」仍未發生呢』.

(2019920日刊登於)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