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30, 2009

2009年 – 自私戰勝公義的一年

我總覺得“年終大事回顧”這事情帶點滑稽. 秋收冬藏是溫帶氣候農業社會的習俗. 在商業社會或是赤道城市(例如我曾經居住過四季如夏的新加坡), 十二月的最後一天, 除了是人為的會計年度終結之外, 其實沒有其他的經濟意義. 一年大事回顧可以在4月1日、10月31日、甚至是其他的日子發生. 然而不能免俗的我, 也忍不住寫一點我對2009年的感想.

看恒生指數、看美元匯價、再看假期間市面上的消費情況, 相信今年在市場上賺到錢的人還是不少的. 過去12個月的驚濤駭浪, 很快便被人拋諸腦後了, 可見市場和人心的過山車是何等短暫.

撇開投資收益不談, 2009年在我心目中並不是歡愉的一年, 我發覺社會在受傷時, 表露出的盡是自私和貪婪. 無論是個人投資者、機構、甚至是政府, 在追求自保的過程中, 手段都是粗暴、甚至是骯髒的.

這次金融危機的罪魁禍首, 表徵是長時間的利息低企, 導致整個金融系統的槓桿遠遠超越危險線. 深層的說法是: 禍源人性的貪婪 – 大家在享受市場興旺帶來的快感時, 忘記了亢奮的代價.

更令人噁心的是, 事情砸了, 每個人都爭取做受害者, 搶奪道德的高位, 但一方面又完全不放棄爭取自身利益.

且讓我們簡單回顧一下, 在經濟範疇中不同角色在2009年的表現. 先看商業機構, 金融危機導致信貸收縮、房地產泡沫爆破、消費力急劇下挫, 不少企業都成了殃及池魚的受害者. 但企業主腦怎樣自保呢? 我認識不少廠家朋友告訴我, 一些往來十多年的客戶, 因為自己生意出現困難, 便在訂單上找渣子, 弄藉口退貨或取消訂單, 多年建立的關係都毀於一旦. 回頭看美國經濟, 最新統計數字顯示, 美國經濟增長從谷底反彈, 但失業率卻維持在雙位數. 很明顯企業復甦的一個主要原動力是利用裁員來減低成本的, 自救的方法就是將痛苦轉嫁給其他人.

銀行又如何呢? 大部份的銀行領導層, 被指責是這次禍害的罪魁禍首時, 口說萬分抱歉, 心底裡卻沒有半絲悔意, 他們覺得這次全軍盡沒, 是時不予我, 成王敗寇, 只好歎句霸王氣短, 並不覺得虧欠了誰的. 市況一旦掉頭, 銀行在法律容許底下, 仍然是一如過往般掌握每一個機會去賺錢.

政府是國家的領導, 在危機中的表現又如何呢? 伯南克因為救市有功, 被《時代週刊》選為2009年風雲人物. 但美國政府的救市手段, 縱使是沒有選擇中的選擇, 很多學者都認為會為美國經濟埋下計時炸彈. 但在大部份人民追求短線利益時(縱使講的是相反的一套), 真相重要嗎?

民主社會中的政客, 關心的是選票. 他們為了宣洩選民的怨氣, 很多時都大講嘩眾取寵的言論. 奧巴馬如是, 在有自由沒有民主的香港亦如是, 雷曼事件的政治含金量, 是基於投資者的數目, 議員參與力度, 何嘗不是因選票攸關.

科學是辯證的, 但政治推銷的卻是絕對的真理, 縱使指鹿為馬, 亦在所不計.

企業、銀行、政黨都是利益集團, 他們的存在是建基於爭取利益, 他們的自私做法尚且說得過去, 然而卑微的小市民表現又如何呢?

小投資者對於財富的損蝕反應又是怎樣的呢? 一般來說, 我們的反應, 先是驚恐, 然後是拒絕接受. 到了市場強力反彈時, 我們又很害怕上不了車, 贏錢時, 貪婪是理所當然的, 輸錢時, 卻是諉過於人.

股票和物業市場也許已經收復大部份的失地, 但我仍然希望2009年不會重複. 因為2009年是暴露了人性黑暗面的一年.

後記: 執筆時在倫敦公幹, 英航的機倉服務員正在蘊釀大罷工, 媒體報導其中的一個原因是機倉長不願意從監管的崗位放下身段去招呼乘客. 根據報導, 這是英航獨有的員工的福利, 競爭對手維珍航空並沒有這種優惠. 當然所謂媒體, 其中立性有陣子是惹人懷疑的). 公司正面對歷年來最大的虧損, 服務員卻在擔心用不用捧餐! 此事令我想到, 說什麼社會公義, 貼身的飯碗比什麼都重要. 當我們思考社會改革時, 忽略了人性的自私, 一就是蒙著眼扮聖者, 是偽善, 不然就是無知.

(於2009年12月30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