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December 18, 2009

高校長的肚皮

高錕在發明了光纖的43年之後得到諾貝爾物理學獎, 作為前度中文大學校長(1987-1996年)並曾在香港受教育(雖然只是短短幾年的高中), 他的獲獎應該可以算是最接近香港人的諾貝爾獎.

高錕是第八位華裔血統的諾貝爾科學獎得獎人. 或許是大國窮民心態作祟, 中國人對於華裔這字眼特別敏感. 客觀地看, 孕育這些偉大科學成就, 都是在外國土壤. 血脈佔的功勞有多大? 惹人商榷. 更大的影響可能是華裔家庭 - 尤其是新移民, 都非常著重下一代教育.

我有一位好朋友, 是死硬派的物理學家, 他覺得單從理論物理的角度看, 高錕的成就不足以贏取諾貝爾物理學獎(嚴格來說, 諾貝爾獎表揚的是理論, 而不是應用). 普羅的看法是, 楊振寧和李政道在1957年憑《弱相互作用中的宇稱不守恒質疑》論文得獎, 是實至名歸的理論突破. 後來的華裔科學獎得獎者, 突破性都比楊李遜色. 這當中有些是環境使然; 找到一個好研究題材, 運氣和可發展空間都很重要.

我對物理學的認知是大一程度, 容我置喙的地方實在不多. 這裡想談的是高校長的風骨與氣量.

古語云人生有三不朽: 『立德、立功、立言』. 光纖帶出影響無垠弗界的互聯網世界, 論立功, 高錕對人類的貢獻是沒有人會懷疑的, 作為一個大學校長, 他留下的身影又是怎樣?

十月份的《明報月刊》有一輯高錕特寫, 提及他任中文大學校長時的幾椿舊事, 並且請來一些曾經與他共事的人談對高錕的印象, 更有意思的是, 當中包括當年反建制派的學生. 當年高錕因為出任港事顧問, 遭反對派學生在中大開放日上台搶『咪』, 事件弄得大家都很尷尬. 事後, 校長對學生採取包容態度不予追究, 在當時甚至引來一些學校管理層的反對; 然而, 高校長仍是堅持下去.

錦上添花是後話, 今天仍然有人認為高錕是弱勢校長 (扯遠一點, 在今天商業社會, 大學校長的主要職責可能是為大學籌款).

我常常覺得當權者跟庶民的鬥爭是不能單從一個公平的角度看的. 您覺得在慳電膽事件上, 傳媒對曾特首公平嗎? 您覺得在擲蕉事件上, 社民連對立法會公平嗎? 更何況是熱情有餘而理性不足的激進學生, 很多事情是要用包容和諒解的態度. 老校長的風骨, 我不知道有否影響到學生日後的待人處世.

余英時憶老師錢穆時, 用了一句“不費江河萬古流”, 知識份子除了為社會製造有益的利器之外, 立德不就是這些點滴的身教嗎?

電視旁述說:“在一個平凡的屋裡面, 他是一個最幸福的人”, 對於腦力退化的校長, 這可能已經是上天給他最大的獎項. 作為一個平凡的香港人, (亦不是中大畢業生), 我謹在此遙祝高校長健康快樂.

(於2009年12月18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