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December 9, 2009

綠色和平可以挽救恐龍嗎?

如果綠色團體在侏羅紀世紀已經存在於這地球上, 恐龍會不會絕種呢?

我是一個心有餘而紀律不足的環保支持者. 我覺得環保帶給人類最大的好處是令我們謙虛, 讓我們察覺到人類是地球的過客, 而不是擁有者. 我們沒有權利去摧毀這個寄居的地方. 從另一個角度看, 正正是因為我們謙虛, 我們應該接受我們智慧的局限性, 普世認為是對的, 不一定是絕對的真理, 我們更不應該覺得命運是操縱在我們手裡.

我是少數在交易室工作多年, 但對風水完全沒有認識兼不大為意的交易員. 我想: 如果命運是一個圈, 我們存在在這圈裡, 渺小的我用種種的方法去突破命運上的枷鎖; 又或增強自己的福緣, 這些動作會不會其實都是命運的一部份, 我們根本從未離開過這個圈, 就像孫行者從來沒有走出如來佛的五指山一樣.

同樣道理, 試圖去拯救這世界上所有的生物, 是狂妄的想法, 即使沒有人類的存在, 自然界也會汰弱留強. 物競天擇的結果, 是有些生物會進化、有些生物會消失. 人為了要滿足自己無窮的物質慾望, 而濫用自然界的資源, 是折福的. 但我們也沒有能力去改變自然界的演化.

人類減少碳排放的根本目的, 是希望我們的種族可以永遠繁衍下去(威尼斯或馬爾代夫是否被水淹沒只是枝節), 這是很原始、很自私, 但也是可以完全理解的慾望. 自保(或私心)往往是進化的最大原動力.

* * *

月球探索器傳來消息, 月球的南極和北極可能有大量好像水的液體, 推翻過往說法. 人類對自然的探索, 無窮無盡, 追求知識之餘, 也為自身的命運尋源. 聞說宇宙有千億個像銀河系般的星系, 銀河系中亦有千億個像太陽般的行星. 且不用說人類, 地球、太陽系, 甚至整個銀河系的存在, 在自然界中, 不過是瞬息間的事而已.


生有時, 死有時, 一個過於以人類為中心的環保主義, 誤區是以為人類可以影響甚至控制萬物生死的時間表. 真正的環保, 中心思想應該是共享, 做到天人合一, 但這會不會是太玄和太違反人性呢?

超過一百個國家元首, 這週在哥本哈根出席世界氣候會議, 這些道義與政治利益交錯的高峰會, 成效最終還得看大國支持與否. 這個世界其實不缺乏胸懷大志、敢當煉石補青天的英雄, 我們缺乏的是真正悲天憫人的君子.


(於2009年12月9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