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anuary 13, 2010

狗、狼、老虎

世事無絕對, 雷曼倒閉一年多, 業務被肢解, 亞洲業務被野村收購,美國的投行業務則被巴克萊合併,舊員工有人歡喜有人愁,當中歡喜的亦不少.

市場傳言: 野村收購雷曼後, 為了挽留部分重要員工, 保證他們未來三年花紅不低於2007年的高位 , 當中有亞洲一名高層, 依條件簽下聘書, 未幾又因為磨合出現問題, 野村決定放棄他領導的業務, 高層冷手執個熱煎堆, 一下子拿走三年共8位數美金的花紅.

至於北美方面,雖然是巴克萊收購雷曼,但由於雷曼在企業融資方面, 比巴克萊做得出色 (巴克萊過往單重定息業務,股票方面比較遜色), 雷曼的Banker便反客為主,成了投行主導.連過往巴克萊替立過不少汗馬功勞的衍生工具的推銷員, 也被迫披着banker的外衣去跟客戶談公司併購!

大機構人事變遷, 權力轉移,實屬平常,通常是狼來了把狗趕走,老虎來了把狼嚇跑.這就是遊戲規則,每名受薪的都要接受角色的轉換, 也許你以前只是老虎, 但今天卻可能是狗.

*******************************************

香港的政治生態, 平地一聲雷跑出了一批”八十後”‚政府和政壇叔父, 霋然驚醒.急忙張羅應對方法. 傳媒和社會學家亦為着解釋這社會現象忙得頭昏.

政治是殘酷的, 建制也好,反對派也好,沒有一個地位,沒有一個身份會是永恆的. 當大家太過進入角色,並且以為擁有的群眾支持是理所當然時,冷不提防多了一個未知數, 這才是真正令大佬們心寒的. (香港立法會現今已淪為摔角節目,每個人都有特定角色,黑臉白臉大家都掌握得非常純熟,縱使七情上面,其實並不上心.)

過往民主黨內的新生一代, 感於出位空間受壓於黨內”大佬”, 要另謀出路或別起爐灶, 如今”八十後”覺得社會沒有聆聽他們的聲音, 所以他們要找課題進行街頭活動, 會不會有一天革命黨人也會變作被革命的對象?

普世價值觀認為, 一人一票是眾魔鬼中的最善, 但是, 很多時群眾的選擇不一定是合理的. 如果你接受民主這遊戲規則, 就只好接受這代價. 大家如果有朝在政治音樂椅中輸了, 甚至輸得不明不白, 也是無可奈何的.

剃人頭者, 人亦剃其頭, 如果有一天〝長毛〞發覺他的哲古華拉戰衣, 已經被一位比他年青, 頭髮更長兼沒有肚腩的〝八十後〞所奪去. 也只好認命.

因為每一個人的命運都是一樣的,都是向着〝佬〞的路途進發, 老虎來了, 狼當然要退下.

(於2010年1月13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