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19, 2010

我的朋友Vasicek

上週文章談評級機構, 意猶未盡, 下面且說一段個人經歷.

曾幾何時, 評級機構都視信貸結構產品為肥肉. 2002年,穆廸為了擴大自己在結構產品市場的佔有率, 收購了一家名為KMV的信貸風險管理公司, 作價2億美元. KMV的總部在三藩市, 公司的名字是三位發起人的名字合在一起, K是Kealhofer, M是McQuown, V是Vasicek. 穆廸收購了KMV之後, 當年的生意額一下子增加了三份之一, 突破美金10億元.

Oldrick Vasicek是捷克人, 在布拉格查爾頓大學獲得數學博士學位, 博士論文研究或然率. 1968年, 蘇聯入侵捷克, Vasicek投奔美國. Vasicek出身富裕家庭, 祖業豐厚, 東歐共黨政權倒台之後, 他曾經告訴我有意思回去捷克接收家產. Vasicek的專業是數學, 進入金融界純粹是機緣巧合, 他落戶美國之後, 第一份工作是在富國銀行(Wells Fargo)的管理科學部門工作, 一做十年. McQuown是Vasicek在富國銀行時的上司, 富國銀行是美國銀行界引用數量技術來管理資產的先鋒. 那時聘用了一批名字響噹噹的顧問, 包括Scholes, Merton和Black. Vasicek最先贏得學者和業界注意是在1977年出版了一篇討論孳息曲線的文章《 An Equilibrium Characterization of Term Structure》, 主要是用隨機過程(Stochastic Process)去描述短期利息的走勢, 這篇論文的立論出奇精簡.

1983年他和McQuown合作成立公司Diversified Corporate Loan (DCL), 一方面研究破產風險, 另一方面利用自創的估值方法, 收購銀行債項, 放進一資產池, 藉此為銀行提供流動資金和分化風險. 那陣子的理念是後來KMV成功的基礎. 但DCL的生意卻沒有發展起來, 並在1989年結束業務, 但KMV(Kealhofer後來加入)三人所研發的信貸風險模式卻慢慢贏得業界的接受.

Vasicek後來加入定息產品軟件公司Gifford Fong Associates(“GFA”)任高級顧問, GFA的創辦人是華裔方志行, 唸法律而在數量金融打出名堂, 是另一個異數. 上世紀九十年代初期,我在加拿大某投行的定息市場部門工作, 公司是GFA軟件的代理, 亦同時採用該軟件作自營買賣, 所以跟Vasicek頗多接觸. 印象很深刻的一次是, 我前往加州三藩市灣區Walnut Creek的GFA總部拜訪他, 在他簡陋的辦公室裡看不到一本金融書籍, 只有一本陳舊的大學數學程式參考書放在桌上.

Vasicek也有不少怪人怪行, 他喜歡穿淺色西裝, 同色同樣剪裁, 一買就是數套. 此外, 他也是滑浪高手, 感覺上他非常享受西岸無拘無束的生活.


Vasicek經常都提醒人們, 他提出的並不是一條公式, 而是一個理論框架. 在這理論框架底下可以有不同的演繹, 他提出的信貸風險理論框架被稱為Merton-Based Model. KMV後來被穆廸高價收購, 其餘的都已經是歷史了.

我和Vasicek已很多年沒有通訊. 我數學根基淺, 卻非常祟拜數學家, 金融學上所應用的數學, 大部份都是非常皮毛. 什麼Brownian Motion, Ito lemma, 不過是大學三年級的流動力學課程而已. 但不少這些簡單的數學工具應用在金融領域上, 卻締造了龐大的專業和億計的財富, 這大概是機緣吧!

附:- Vasicek對利率和信貸市場理論的貢獻, 因為篇幅所限, 另文再述.


(於2010年5月19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