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May 28, 2010

金融市場的鐵幕世界

希臘債券危機, 歐洲政府大手入市, 有分析認為希臘根本執行不了歐盟和IMF要求的緊縮措施, 7,500億歐羅的援金只是續命, 而不是救命. 除了金錢以外, 歐洲議會並且提出禁止拋空債券、加強監管對沖和私募基金活動等手段. 有人說 : 金融市場已經變成一鐵幕世界, 是黑手段也好、白手段也好, 能夠托市的就是好手段.

1989年柏林圍牆倒下, 東西德合併, 輾轉蘇聯解體, 東歐前共產國家倒戈, 令整個歐洲變天. 前蘇聯解體之後, 經歷過一段昏暗的日子. 蘇聯共產黨政權壽命僅僅74年, 當日列寧信誓旦旦社會主義會席捲全世界, 結局卻是國家四分五裂.

鐵幕解體間接催生了一個龐大的歐羅經濟體. 雖然今次歐洲四豬(PIGS)出事, 令人質疑歐羅體系的可行性和可靠性. 然而, 德國擁有今日的經濟勢力, 東西德統一帶來的商機, 包括廉價勞力和消費市場, 是其中一個主因.

事情的好壞沒有絕對性. 不是每個人都覺得鐵幕是一壞事, 今天, 不少活在貧窮線之下的東德人, 仍然覺得在共產極權統治下的生活比現在愜意. 世事輪流轉, 金融市場的柏林圍牆樹立了之後, 什麼時候才會再被人家拉倒呢? 現在仍是未知之數.

信奉自由市場者, 面對過去兩年發生的事情, 難免覺得金融世界現在是講強權, 不講道理. 但自由市場是一種信念、是一個理想, 卻不是絕對真理, 不少人(甚至是大部份人)覺得只要自己財富保值, 市場自由不自由, 與我有何干! 如果我們將馬斯洛(Maslow)的人性追求金字塔倒轉來看, 所謂理想、所謂自我肯定和提升, 不過是衣食豐足之後的奢侈品.

閱歷史、看經濟, 往往有種“未見盧山真面目, 只緣身在此山中”的感覺. 我們究竟是在隧道的盡頭? 抑或正進入漫長的隆冬呢? 千帆過盡, 回頭看鐵幕解體之後的前共黨國家國運, 很難說什麼時候是高點、什麼時候是低點.

後記:- 寫於中俄邊界的牡丹市綏芬河. 綏芬河位於中國東北邊陲, 是黑龍江省的對俄鐵路口岸, 距離俄羅斯的太平洋港口海參威230公里. 沿邊發展是中國近年的重點政策, 綏芬河中俄商貿頻密, 市內亦有很多新建設, 沙塵滾滾. 但越界邊入俄境後, 看到的卻是一片未發展的青綠, 開放的得與失是一很明顯的對比.

(於2010年5月28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