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July 28, 2010

合情合法的官商勾結

7月中旬, 高盛與美國證交會(SEC)的官非, 最終以高盛被罰美金5.5億元(美元。下同)達成庭外和解. 證交會出拳時呼呼作響, 打在高盛的身上卻像枕頭. 事情公佈之後, 高盛股票即日逆市而升, 市值升幅是罰款的10倍. 但高盛亦很聰明, 在一個接近完美的結局後, 保持低姿態, 傳媒很快亦轉移目標.

另一方面, 奧巴馬簽署了參眾兩院通過的金融改革法案, 法案覆蓋範圍面很廣, 然而很多人覺得這法案對金融改革是未竟全功. 當中意見包括:-
  • 債券天皇Pimco的首席投資官葛羅斯(Bill Gross), 給法案的評分是D+. 他認為華爾街仍在操控華盛頓. 他建議與其讓說客們將法案變成和稀泥, 不如讓沃爾克(Paul Volcker)做太上監管者更佳;
  • 美國前財長保爾森(Paul Hanson)認為法案不完整, 雖然在風險控制和監管市場方面走出正確的一步, 但並沒有處理好房利美及房貸美的問題, 整個法案仍存在很多未知數;
  • 紐約大學教授, 有新末日博士(Dr. Doom)之稱的魯賓民(Roubini), 給法案的評分是C+, 他認為是法案沒有正確處理證券化市場倒閉後引發之信貸痿縮.

    兩件事情加在一起, 很多人覺得華爾街說客成功保護了銀行的利益.

    香港人心中官商勾結, 大概就好像周星馳的電影《審死官》裡面的一幕: 縣官回到後堂發覺桌上放著一盆盆的銀兩, 頓時骨頭也鬆了. 現實中, 說客(Lobbyist)在美國是一非常興旺的行業. 2009年, 美國公司和工會和其他利益團體, 花在政治捐客上的總支出, 接近美金35億元. 一如眾料, 銀行是其中的大客戶.

    事實上, 不少美國國會議員覺得說客是有其價值; 就像記者搜集不同角度的意見, 議員也希望可以從說客的身上聽到不同的觀點. 有議員甚至認為說客提供的資料, 往往比議員助理的更完整. 美國律師之多已經不是新聞, 而立法之頗密和複雜亦是很駭人的. 1935年美國國會通過的社會保障法案總共是28頁紙, 華盛頓剛剛通過的金融改革方案總共是2,319頁紙, 如果每個法案都要議員閉門自修來研究, 尊貴的議員們大概連出席衣香鬚影的雞尾酒會的時間也沒有.

    中國人受性善論影響, 往往把道德放得比法律為高. 對父母官的要求, 有陣子更是超越人性. 西方人對官員的期許沒有那麼高, 由是之故, 監管的方法往往更接近人性. 聘用說客去影響政府決定, 就像政客買選票一樣, 是可以做的事, 但是應該在看得見的地方做、在眾人的眼底下做.

    (於2010年7月28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