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pril 28, 2011

眾人皆愛童話

英國威廉皇子本周大婚, 論哄動, 應該及不上他父母當年的世紀婚禮.

戴安娜皇妃逝世轉瞬已經14年, 她傳奇的殞落給我最大的感想,不是天妒紅顏,不是人生無常,而是眾人皆愛童話。

戴妃過身後, 不少觀眾視查理斯為『反派』,但沒有王子的襯托,一個身材高佻面貌姣好幼稚園教師的愛情故事,又有啥可觀呢? 牛頓街多的是。

從市民寫給戴安娜弔唁咭中,可以感受到大家覺得和戴安娜很接近。狗仔隊被千夫所指,戴安娜的兄長指傳媒手上沾有皇妃的血。那麼, 獻花的人,當中有幾多是小報讀者? 很想問她,「如果給妳重新選擇,妳仍會嫁給查理斯嗎?」讀者想像她的答案會是什麼呢?(猶記得,戴安娜在BBC的訪問中曾提到:她最初是抗拒和查理斯離婚的。)

不要弄錯,戴安娜.法蘭茜.史賓沙可不是生在平常百姓家,她父親是伯爵,他的外公是男爵, 她家族和皇室早有往來。這不是一個飛上枝頭作鳳凰的故事。

德蘭修女,比戴安娜遲了一周離開人世,一位死於心臟病,說是鞠躬盡瘁,並不為過。一位死於與攝記追逐中的交通意外,是悲劇加鬧劇,皇妃的最後晚餐是在麗斯餐廳,德蘭修女的最後晚餐不知又是什麼呢? 聞說兩人互相欣賞,會不會是美麗的誤會?

美麗並不代表偉大,觀乎世人對戴安娜和德蘭修女逝世的關注態度,美麗比偉大更具號召力。 “一入侯門深似海”,大概是世間半數媳婦的自歎?所謂遇人不淑,婚姻失敗云,旁觀者又是否太投入角色。

論社會功績,我覺得戴安娜並沒有付出很多,作為一個公眾人物,她不是明星,不是作家,不是探險家,不是運動家,卻是地球上最受矚目的人物之一,如果名氣是要付出代價的話,她付出的,並不過份。當然,反過來說,付出與結果,沒有必要成正比,且不論戴安娜付出多少,她的名氣的確幫助她所贊助的慈善事業不少。

如今英女皇被派演黃曼莉角色,將心比己,女皇又可以做點什麼呢? 角色是沒有選擇的,聞說皇夫亦不是什麼不二色的人,查理斯的智慧也許是後天迫出來多於先天, 其它皇室成員,醜聞亦不見得少,但我們何時聽過女皇抱怨過。反觀戴安娜,既選擇嫁入帝門,享受香車華宅美服之餘,又希望有留連的士高通宵達旦的自由。德蘭修女偉大,戴安娜不過是一個真實的人,我從來都不崇拜真實的人,因為,我的前後左右包括我自己,每天發生的,何嘗不是真人真事。』


後記: 文章當初是給自己投資的網站供稿. 皇妃的離世是引子, 想寫的是對人性的一點觀感. 我的互聯網夢早已灰飛煙滅, 文章倒能再見生天.

(於2011年4月28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