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2, 2011

京官作特首又何妨?

特首之爭發展峰迴路轉, 繼“雙英會”之後, 又來一個“鐵三角”. 近日更加入了李姓、馮姓, 都是城中嚮鐺鐺的名字. 拾吳康民先生的牙慧, 我也來一篇怪論吧!

不久之前, 我代表香港財資公會參加由特首領軍的印度商務訪問團, 在機場候機時和團友閒聊, 座中包括將退休的政府高官和銀行界、地產界的高管, 話題扯到特首選舉. 大家都是觀眾, 沒有利益衝突, 我提出何不由京官當特首, 可能管治效率更高, 週邊各人都不以為然, 說這還算是一國兩制嗎? 視我為化外之民.

醬缸頭腦是建制派的死穴, 很多事情是值得去想的, 雖然最終可能仍是不可行. 香港政府現在最缺乏的是什麼? 是權威! 不論超級富豪抑或草根壓力團體, 都明白大事情上最終拍板人不在禮賓府. 要遊說, 近者會去西環; 有財力兼可以上達中南海的, 自然坐頭等飛機赴京.

香港現在正處於過渡期, 在這混亂的艱難日子, 我對香港能否選出一個成功的特首, 是心存悲觀的. 選民和傳媒的成熟程度、特首可以發揮的空間、北京擁有最終的決定權. 凡此種種都令特首這工作變為Mission Impossible.

彭定康之前的港英年代, 香港市民對政府的要求甚低, 能夠做到廉潔和公正, 草民已經銘感五內. 彭定康給香港社會打了一支迷幻針, 再加上普遍的懼共心理, 大家都理所當然地覺得要做起當家來.

回歸以來, 現實確是折人; 公務員系統的管治能力受到質疑、香港的經濟奇蹟其實是仰賴祖國提攜. 一國遠遠大於兩制….. 負面思想開始侵蝕我們的腦袋.

近年政府威信一浪低於一浪, 然而, 不少能人仍然為特首這吃力不討好的名位折腰. 但我著實懷疑香港七佰萬人中, 有誰能夠在這過渡時期, 成功駕馭不同的利益集團, 兼且贏得中南海的信任.

事過境未遷, 但港人大都認同董伯伯是一位有承擔、有理想的超勤力特首, 但結果卻落得腳痛下台. 繼商家治港、港官治港之後, 我們也許可以嘗試一下老共治港, 再不然, 放開心靈, 大家提早擁抱京官.

接受現實吧! 有怎樣的選民, 就有怎樣的領袖. 2047未到, 最懂審時度勢的香港人已經趕搭政治快車. 凡事朝北看, 再者港人特首的一個常遭人議論的死穴是“官商勾結”, 最好就是弄一個窮巴巴的省份地方官, 來個無為而治, 就天下太平!

(於2011年6月2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