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June 9, 2011

塔米爾皇子

David躺在按摩床上跟我說:“ Raj的事情快啟動了, 我會替他在新加坡開設亞洲總部”. Raj在梵文中是皇子的意思, David口中的Raj是剛剛被定罪內幕交易的對沖基金Galleon的創辦人Raj Rajaratnam (拉。賈拉特南).

賈拉特南在1997年創舉Galleon基金(Galleon是中世紀西班牙艦隊用來運金的帆船), 高峰期管理資產超過70億美元, 福布斯(Forbes)估計他的身家超過13億美元.

賈拉特南2009年10月被捕, 官司上月底初判, 陪審團裁定Raj十四項罪名全部成立, 預料Raj會上訴. 美國聯邦調查局早在2007年已經設下的天羅地網, 總共竊聽了2,400多段的電話對話. 其他涉案的商界名人包括前麥健時顧問公司總裁兼高盛董事Rajat Gupta. 最終牽連有多大, 現在尚是未知之數. 初審結果宣判之後, 傳媒絕大部份都支持政府打大鱷,

2009年, 事件曝光時, 有報導指Raj之所以落網, 跟他支持塔米爾恐怖組織有關. 論點是政府一般不會花那麼大人力物力去調查商業犯罪. Raj曾經捐助超過500萬美元予塔米爾重建組織(Tamils Rehabilitation Organization TRO), 該組織是支援塔米爾游擊隊和政府武裝衝突中流離失所的斯里蘭卡難民. 2007年, 美國財政部因為TRO涉嫌資助恐怖活動, 而凍結TRO在美國的資產, 並且禁止美國國民和TRO進行交易. 事後, 斯里蘭卡政府重申, 經調查後證實Raj與恐怖活動沒有沾上關係.

David是我在銀行時一個很緊密的工作伙伴, 任職高位卻醉心炒賣, 2008年加入Galleon後, 除了 掌管新加坡總部外, 主要是負責建立一支宏觀市場策略的對沖基金(Macro Fund). 宏觀策略基金和Galleon藉以成名的長短股票基金(Long Short Equity)是分開運作的. 今次, Raj遭檢控是針對他的股票內幕交易, 與宏觀市場基金無關.

David與Raj是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工商管理碩士的同窗, 這些年來二人都一直保持聯絡. David有心加入Galleon時, 也問過我有沒有興趣; 然而我對市場炒賣已經有點意興闌珊, 很快亦被獵頭到另一家銀行.

在銀行坐盤, 始終和在對沖基金炒賣不同, 股票亦跟外匯市場分別很大. 前者很受小道消息影響. 今次Raj越線被抓, 熟悉他的人並沒有太大詫異. Raj自詡的鑲嵌式投資方法(Mosaic)是用盡方法在市場上搜集有關目標公司的任何零碎消息, 然後再鑲嵌成一個投資主題. 這種研究方法其實跟Raj的出身有很大關係. 在沃頓商學院(Wharton School)畢業後, 他加入了大通銀行(Chase Manhattan Bank)任貸款經理, 1985年改投以研究科技股著名的精品投行Needham & Co.當分析員. Needham要求每一個分析員都盡力搜集資料, 每一個線索都不可以放過, Raj在Needham平步青雲, 1987年當上研究部主管. 1991年, 34歲任總裁, 1992年在公司內部設立的新興股票基金, 是Galleon的前身, 未幾自立門戶. 要建立這種消息網絡不是一朝一夕的, 但在Raj的努力耕耘下, 性好競爭說話常帶四字詞的Raj給人印象是, 天下事盡在他股掌中.

David現今自立門戶, 重拾他快樂交易員的角色, Galleon的殞落只是他事業上的小插曲. 輿論永遠帶點趨炎附勢, 亦喜歡選擇是站在大衛的一方對抗哥利亞. 我對此事沒有太多的感觸, 曼克頓檢察官縱有政治動機, 亦不是新聞. 華爾街的內幕交易亦不見得就此絕跡. 事情再一次反映小股民在這個波濤洶湧消息不對稱的市場, 要短炒獲利是偶然多於必然.

(於2011年6月9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