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4, 2011

私奔的基金經理

鼎暉投資基金管理公司是內地私募基金的先驅, 成立於2002年, 現在管理的資產規模達30多億美元, 前身是中國國際金融有限公司(“中金”)的直接投資部, 中金是中國最早開展直接投資業務的投資銀行. 2001年中國證監會公布禁止證券公司從事風險投資, 中金決定分柝直接投資部及投行業務. 鼎暉由管理團隊與新加坡政府投資公司(GIC)、蘇黎士投資集團(Capital Z)和中國經濟技術投資擔保公司共同發起成立. 我和鼎暉的董事長兼創始人吳尚志先生也有數飯局之緣.

5月15日23:55,內地的私募基金的明星、鼎暉的合伙人之一, 50歲的王功權, 在微博上發了一首創新歌詞 - 《私奔之歌》:“总是春心对风语,最恨人间累功名。谁见金银成山传万代?千古只贵一片情!朗月清空,星光伴我,往事如烟挥手行。痴情傲金,荣华若土,笑揖红尘舞长空”.

5月17日23:21, 王功權再在微博上留言:“各位亲友,各位同事,我放弃一切,和王琴私奔了。感谢大家多年的关怀和帮助,祝大家幸福!没法面对大家的期盼和信任,也没法和大家解释, 也不好意思,故不告而别。叩请宽恕!功权鞠躬 ”.

兩則微博在金融界和非金融界惹起廣泛迴響, 登上新浪微博的熱詞榜, 並且贏得54%的網友祝福.

每個人在愛情路上遇上什麼?開什麼花?結什麼果?很多時候都不是自己可以控制得到的. 成年人之間的兩情相悅又豈容外人置喙, 但是既云私奔, 卻在火熱的微博上發表浪漫美文, 又何私之有呢? 有香港傳媒人對王功權這舉動甚為傾倒, 既佩服王總的長袖善舞, 更欣賞他能夠在浪尖上瀟洒地抽身, 更為基金經理的文采叫好.

容我酸葡萄強扮客觀地分析這事件.

第一, 一個有家室沒有辦好離婚手續的丈夫, 和另外一個女人揚長而去, 是私奔, 亦是拋妻. 王功權後來在網絡上提到:“現在的妻子雖好, 但我怕她……..不管外間怎樣說, 自己享有基本人權, 並承擔道德批判”. 中國的婚姻法絕對不比外國保守, 離婚在大陸是一很普遍的事情, 辦好手續(分妥家產?), 不就乾淨俐落了嗎?

第二, 愛情的美麗是在兩雙眼睛之間, 大部份的愛情在外人看來都是肉麻的. 王總那麼高調, 是被丘比特的箭射昏了腦筋, 還是有點自戀呢?

第三, 投資講究, 二人出走, 又有什麼風險呢? 王功權的戀人, 36歲王琴據聞也是商場成功人物, 有說其家當並不比王總少. 私奔, 兩個人在經濟上又豈只是負擔得來. 我不知道這對鴛鴦現在落身何處, 但肯定生活質素和亡命有一大段距離. 頭等飛機、五星酒店是唾手可得.

第四, 大家不要被所謂“儒商”誤導, 寫文章是寫文章、做生意是做生意, 總不成生意厲害, 文章也要加分吧? (雖然我也是這個誤會的受益者. 有些讀者讀我的文章是因為我的投行背景, 然而老總知我; 我是那麼渴望文章能夠被登在副刊, 甚至是風月版的旁邊, 而不是與港股報價表為伍.) 世人論事往往將功和人混淆在一起. 《私奔之歌》寫得流暢, 但在互聯網上差不多水平的文章多的是, 能夠贏得如此多的眼球, 當然和王總的著名基金經理身份, 有莫大關係. 文章是文章, “做刁”是“做刁”, 文章的好壞, 不應該和商業成就掛鉤.

這篇文章針對傳媒和讀者的反應, 多於當事人. 王總我不認識, 網上報導, 他是一個感情豐富的有心人, 既支持出版詩集, 更積極參與公民活動, 例如支持到北京上訪的維權份子、幫助在京的外藉學生反對不合理收費和申請獎學金時遭歧視等. 下筆唐突之處, 還得請王先生多多包涵.


(於2011年6月24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