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1, 2011

李光耀在中國的遺憾

信報林先生在他的專欄裏連續五天談到新加坡立國總理李光耀和他的新加坡,我認同林先生大部分的看法,但也想就自己的個人經歷作一點補充。

我在新加坡工作和生活了八年,加拿大以外,這是我僑居最久的地方,我的兩個孩子都在新加坡出生,我在當地也結識了很多好朋友,曾經工作過的星展銀行是有政府背景的金融業龍頭,客戶包括不少新加坡國企,道聽塗說不少當地政經圈的蜚短流長。

林先生推許李光耀為國際“知華派”的翹楚。李光耀之懂中國,大概是"知不知者為知也"。九十年代初期,新加坡大舉投資蘇州工業園,鎩羽而歸,唸法律出身的李光耀,以為可以利用合約綑綁中國地方官員,計算錯誤。蘇州工業園,開始時新加坡資金是大股東,後來雙方合作出了問題,工業園的租務一直未達標,後期外方甚至發現在合資工業園的另一角,當地政府建立相似的工業園,以更便宜的租金招租,事情在新加坡股東出讓股份,放棄大股東地位後,才出現轉機,蘇州工業園今天是一很成熟和賺錢的項目。總理後來也說了句(大意):「我以為自己是中國人,其實我不是。」李光耀承認他的誤區,將自己提升至更高的層次。

新加坡立國歷史短,人稀地更少,獨立以來,國家操縱主要的經濟活動,企業對外投資更要配合國家政策。一直以來新加坡的資金應該是朝西看(往印度走),抑或是朝東看(往中國大陸跑),兩種策略各有支持者。李光耀是親華派,前總理吳作棟態度就比較中立。

李光耀治國是切頭切尾的現實主義者,由早期的抗共到後期的親華,都是受利益指使遠多於血緣。共產黨曾經是李光耀策劃新加坡獨立時的政治合作夥伴,李光耀在的回憶錄也屢次提及共產黨人組織群眾的能力,視他們為政治上一個可怕對手。我相信懼共甚至是仇共,在李光耀的思想中已經植根多年,到了今天李光耀堅持美軍駐軍東南亞,目的是要平衡中國的崛起。這點其實和我們的華叔早年和共產黨交手的經驗很相似:愈了解愈害怕。

大部分的真相都不是美麗的。李光耀的優生學社會觀和高壓政治手段,都不是很多人(包括筆者)的那杯茶,然而單論成效,這些政策和手段卻為新加坡這蕞爾小國締造了高效率的政府。國內很多官員都非常傾慕新加坡這個既獨權卻又經濟上超成功的華人社會,然而中國版圖大,地方經濟發展參差,Singapore Inc那一套治國如營商的管理辦法,不一定可以照單全收。

(於2011年9月1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