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September 22, 2011

匯豐裁員 – Where is the Spin?

銀行裁員, 做法有很多種, 一是不動聲色, 人家問起便說是自然流失, 又或是業務變更令職位變得冗贅, 堅決否認有任何大規模裁員計劃. 二是大鑼大鼓, 打正銳意革新的招牌, 以勵精圖治的姿態, 廣告街坊. 什麼時候? 用什麼手法? 端乎整個銀行界大氣候、股價高低、又或上層是否有人事變動. 匯豐在此時此地, 選擇了後者.

傳統智慧認為銀行瘦身是好事, 減低成本, 運作更加靈活. 但這次匯豐裁員, 市場的反應只是中性. 在全歐美大行都嚷著瘦身之際, 匯豐的決定只是順應大勢而已, 談不上排眾而出.

銀行宣佈, 未來三年,全球裁員三萬多人, 作為“金鵝”的香港也未能倖免, 估計會減少3,000多名員工, 是各地區之最. 兩年前的金融海嘯, 有股票分析員因為匯豐股價暴跌而流淚, 今天, 香港人對匯豐這次瘦身的反應, 是憤慨多於傷感.

其實大家也不用太過感情用事, 銀行是大機構, 匯豐更是大大機構. 大機構裡, 每個人都只是機器內的一顆螺絲, 有其特定的崗位, 發揮特定的功能, 向特定的人負責. 即使貴為總裁, 亦要向股東和投資者的代理人-如基金經理和股票分析員等交代. 新總裁上場, 更要給人予人新氣象.

現今的環境, 銀行大班也許是繼明星和政客之後, 最需要公關服務的 – 在數月前才堅稱, 香港是業務發展的基石, 今天卻因為裁員惹來滿城非議, 犯得著嗎? 有人認為匯豐今次高調裁員, 是為討好機構投資者, 香港市民的反應, 相比之下, 重要性是微不足道的.

銀行宣佈裁員之後, 勞工團體第一時間挺身而出, 仗義執言, 既發公開信、又要求和本地管理層見面, 真是難為亞太區的王主席. 其實瘦身, 目標不一定是本地員工. 聞說上任匯豐總裁紀勤將總部遷回香港時, 一闊三大, 連帶很多以做PowerPoint為生的Business Manager也一併帶來, 這些不事(直接)生產, 卻享受expat福利的老外, 才是機構的多餘脂肪. 再者, 削職分三年進行, 從過往經驗看, 虎頭蛇尾的例子多著呢!

論實力和業務覆蓋, 匯豐絕對是全球大行, 但它在香港的地位, 已經從英治時代的半央行, 慢慢變成為眾多的商業銀行之一, 近年股價甚至落後於左鄰渣打銀行.

說地位特殊, 今天的香港, 中銀才是真正超然. 以大家爭得頭崩額裂的人民幣離岸市場為例, 中銀是香港唯一的離岸人民幣清算行, 提供人民幣頭寸, 地位特殊也帶來豐厚的經濟利益. 昔日匯豐大班是英皇御准香港賽馬會的當然董事, 御准不用的香港賽馬會, 何時會委任中銀行長進董事局任董事呢?

(於2011年9月22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