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turday, June 30, 2012

變天

特區政府在曾班子謝幕前與九龍倉續約海運大廈二十年,價錢對租戶來說被視為超級“筍盤”。九倉的吳老闆,曾經是首屆特首選舉董建華的對手,一直被外界視為香港四大地產家族以外的獨行俠,〝雙英之爭〞時,支持梁營。


近月,香港政經界接二連三鬧出醜聞、新鴻基郭氏兄弟惹上官非、澳門歐文龍貪污案牽及香港富豪、再加上〝貪曾風波〞,很自然令人感覺到香港回歸十五年後,香港的頂層金權勢力出現翻天覆地的變化。作為一個局外人,我相信這種種事件是有其偶然性,不一定由一條主軸引發,但香港的上層權力轉移是明顯不過的事實,但這些對民生有重大影響的改變,小市民如我者永遠是被蒙在鼓裡,說什麼公平、公正、公開, 簡直是是笑話!

我感憤怒的,不是因為我支持或反對某一個班子,姓梁、姓唐、姓曾也好,他們跟我們一樣,都是凡人一個而已,既不是十惡不赦,亦不是天降聖人,多讀歷史,尤其是中國的近代史,你就不會對任何個人存有奢望。政治大觀園裏面,只有門外的一雙石獅子才是乾淨,大家又何必枉花心機,到處找尋堯舜。

我感憤怒的,是這個制度裏面,掌有實權的人覺得可以永遠在幕後操控前台,而又不用向觀眾交代,至於搜集黑材料攻擊對手等手段更成了指定動作,今次特首選舉,建制派出現那麼大的鴻隙,是因為一方以為劇本早就寫好了,各方都會按本子辦事,想不到中段來個急轉彎,把之前的都推翻了,他們想: 如果早說是真格鬥,我們布陣和戰術甚至找誰作代理人自然會慎密得多. 某些富豪的意難平,其因在此。但大家為什麼那麼現實,樂意接受劇本呢?香港人的識時務,也見於何俊仁貴為第一大反對黨的黨魁,在〝誰任特首〞的民調中,卻是永遠的大包尾。

我曾經寫過一篇文章〝京官治港又何妨〞,主旨是誰做特首沒有關係,只要在陽光下競爭,總比各方富豪坐私人飛機上京走後門為佳。

今次特首選舉給我的啟示是:香港有一歷史任務,就是要作為中華民族政治現代化的馬前卒,我們要盡力保存本地政治光譜中的民主激進派,因為面對如此混賬的政治生態,你又怎能不拿出一點唐吉訶德精神不可為而為之呢!群眾活動一直不是我杯茶,更遑論歇斯底里的政治秀,但在一個先天有缺憾和偏幫建制的制度下,堅持君子和平等的遊戲規則是愚昧的。香港如果要作為中國政治改革的鹽和光,我們首要的核心價值就不是效率,而是對權力的制衡和尊重少數人的言論,所以我支持拉布。

香港需要改變,但答案是否在梁振英呢?梁班子上台,成功的話,香港擁有一個高效率但專橫的政府,像新加坡般,失敗了,我們卻引狼入室,開了黑箱作業和垂簾聽政的先例。


(於2012年6月30日刊登於信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