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22, 2015

議員眼淚的含金量


有建制派議員因為沒有參與政改投票而落淚,作為一個普通小市民,我實在不明所以.

首先讓我談一下這一次立法會政改方案投票的背景,2015年6月18日星期四並不是什麼重要日子.政改大家雖然爭辯了20個月,但由於後期中央態度强硬,議案不獲三分之二通過是意料中事,依民主派的說法,是毫無懸念.至於6.18這日子的原由?按基本法,第三任行政長官原來定在2007年通過普選產生,後來因為亞爺單方面將時間推後了10年,改為2017年,才出現這一次投票,基本上是亞爺水了香港人的盤,6.18這日子沒有任何神聖可言.

至於投票結果是今天紀錄在案的“28票反對,8票讚成,1票棄權(曾鈺成),33人沒有投票”,抑或是中聯辦預計的“28票反對,41票讚成,1票棄權”,數字遊戲而已,對香港前途又有什麼分別呢?

建制甩轆,朝好方面想,議員們思想上縱使沒有個性,但至少行動上表現出自由意志;至於“等埋發叔”這將會是香港歷史上的名句,則完全顯示建制議員同仇敵氣守望相助的團隊精神.朝壞方面想,我們這批建制派議員實在太窩囊,拿着納稅人6個位數字的月薪(雖然很多要上繳黨),卻連議事章程也不讀熟,相對起來,像長毛大舊毓民等搞事派議員更願意花心思研究議事廳內的可做與不可做,常常出最少的力量做出最大的收視率.

本文的主題:健鋒哥葉太慧琼妹為何含咽?我的答案不離:
  1. 三位行會會員被亞爺或特首責罵
  2. 被黨友篤背脊,心有不甘
  3. 做騷

不論是那個答案,都顯現出政治的骯髒和黑箱作業,作為小市民,我不會感動,只會慨.敢問一句,如果投票當日一如所料,建制派全體出席,41票贊成,但政改方案仍然因為不足三分之二票而被否決,議員會為此而傷心落淚嗎?但這才是香港的一等大事呢?


至於說有負支持政改的市民、失去參與這歷史時刻云云,實在太言重了.激民主派常常不參與投票,倒不見得他們的支持者要他們票債票償.事件裏面真正telling的是:黃國健被記者提醒投票在進行中時表現出的茫然葉劉對建制派黨鞭葉國謙的尊重和勞聯潘兆平留在會議廳內卻沒有投票,可能因為潘曝光率低,連黨友也忘記了通知他.

我有很多建制朋友為了爭取政改方案通過,出過很多力,我認識他們的為人,相信他們不是為了私利,而是真心相信這是香港人爭取普選的一個機會.當然亦有些是因為不願見到梁特首連任.在政改一事上,我的立場一直是騎牆派,但到最後,如果我有機會投票我是會投棄權或反對的,事實上,事件發展到後期,中央態度很明顯是鐵板一塊,我覺得這時候硬推政改,只會加深香港的分化,完全沒有必要將香港人的前途押在這一次的投票上.

這次投票,結果一如所料,只是過程出人意表,傳媒針對建制派議員臨陣離席大做文章,我覺得這只是枝節而已,議員之後面對傳媒時流淚,不論是感懷身世抑或公關騷,實與香港市民無干.


(2015622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