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June 8, 2015

股市大熱會不會是香港金融業的鴉片?

首先讓我澄清,筆者不是鼓勵讀者轉做淡友,我深信A股這派對曲興人未散,至於舞台的音樂會不會換一個調,則很難說。我這篇文章想討論的是北水南來究竟長遠對香港是好是壞。

金融圈人習慣只爭朝夕,不論春秋,股市有得炒,先搭兩個站,到時候才決定下不下車。大部份香港人不會抗拒賺錢的機會,但是近日有些民企上市公司價格上落之驚人,接近匪夷所思,有人擔心港股良幣會被A股劣幣所逐,這方面香港的監管機構當然職無旁貸,亦有人提出通過滬港通之後,很難查究大陸買盤的幕後買家是誰。 

只要"港股追落後"這調仍興,國內金融機構對香港市場仍會充滿憧憬,IFC水牌染紅的現象只會變本加厲。但是,我更關心股市暴升會不會窒息了香港金融創新。

中港股市大熱與資金充裕有很大關係,市場現今股票融資的規模,肯定是前所未見。我最近和一任職中資證券商的朋友閒談,他說公司去年很賺錢,當然比起國內仍是九牛一毛。我問他賺錢是靠IPO嗎?他說不是,主要還是靠大陸投資者在香港開戶炒股,卷商給他們做孖展。借錢比做其他任何業務都簡單易食,難怪中資證券行頻頻在市場集資應付客戶的資金需求。 

孖展業務當然談不上是金融創新,但不要老是怪人家是資金水貨客,有些時候是我們自縛手腳。那天國內朋友告訴我,內地銀行已經向散戶推出大宗商品期貨和貴重商品的個人投資戶口,基本上這和香港人熟悉的紙黃金差不多,只不過是你可以買紙大豆、紙白金或紙銅而已。技術上這些都沒有難道,但坦白說要在香港今天的環境推出這些產品,要過監管的一關並不容易。

 回報和風險掛鈎是老掉大牙的道理,然而當大家都抱怨香港沒有金融創新的時候,亦應該想一下,我們是否願意承擔創新無可避免地帶來的風險。

後記:-

上週談政改頗帶來一點讀者反應,下面是其中的一段WhatsApp。 


“今天看到你的文章提到政改,究竟要不要袋住先當然可以討論,但對於政府和建制派的宣傳,要反駁的話,其實有最簡單的道理,不明白為何民主派一直沒有清楚地說出來。爭議袋住先不說因為立場不同而強行辯護,真心為香港好的人,也會難抉擇。但如果要講道理,特別是在全香港人面前講道理,讓所有香港人明白,就要講得最簡單。我以為只需要講一點就可以了。

 政府整天掛在嘴邊的就是依法,要按照基本法。

下面的問題可以請教林鄭:

人大常委會是中國最高權力機構,沒有異議吧?

香港是中國的一部分,也沒有異議吧?

那麼,香港的立法會何來的權力可以審議人大常委會的決議???人大常委會的議案需要香港立法會通過才能有效?這不是天方夜譚嗎?


那麼,林鄭應該取消立法會的表決權,才言之成理吧?但她不能,為何?因為這是在基本法白紙黑字寫清楚的。為何會出現小小的立法會有權否決全國人大常委會決議這樣極其不合理的怪現象?結論是人大違法基本法!


只要看看基本法的步驟就明白了。那么多大律師,這麼簡單的邏輯都不拿出來說!其實,這些話最好在學生和政府官員見面時提出來,讓全香港的人看看政府怎樣回答!“

發帖人是香港兒童棋院的敖立賢院長,敖院長是職業圍棋四段,曾贏得國際業餘圍棋女子賽的冠軍,也是我兒子家喬的圍棋老師,敖老師是圍棋高手,心思慎密,不在話下。我原文照錄,願各方好友,尤其是有公眾發言渠道的多多參考。


(201568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