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riday, June 26, 2015

世界難有大戰


中國第一汽車集團公司(簡稱一汽)的總部在長春,  最近走訪了一趟談有關貨運電子平台的項目,  認識了劉董事長.     劉董是長春人, 早年從事旅遊業, 後來改行經營出租車  最近開發了衛星導航業務, 他款待我們一行訪客,席上酒酣耳熱,  談興很濃, 他說了很多長春歷史, 包括滿州國時期 - 日本人的建設貢獻很大.   我問他對中日關係的意見, 他卻說中日難免一戰.  


我倒是覺得這世界愈來愈進步, 大規模的軍事衡突已經很難發生,  大國之間更難.   一百年前兩國交戰, 敗方可能會淪為敵方的殖民地,   今天強如美國, 打敗侯賽因後, 也沒有想要將伊拉克拚入美國的版圖, 最多是建立傀儡政府, 而且因為國際譽論的壓力, 真真假假仍要安排一場民主選舉. 


今天, 中國國力上升是無容置疑的, 中美關係在全球地緣政治更是舉足輕重.  有人說:  沒有一個霸權會沒有經過戰爭的洗禮,  便讓出權力與人分享, 甚至被其他霸權取代.   但我覺得上世紀的世界大戰, 今天已很難重見.

 

 Eric是我們倫敦公司的顧問, 前英國萊斯銀行總裁, 美國人但有八份之一的中國血統, 長時間在歐洲工作. 他跟我說美國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之後, 積極參與世界事務是偶然, 而不是必然.  近年, 美國的弧立主義勢力愈來愈澎湃, 奧巴馬堅持不派地面部隊在各地平亂.    從美國人的立場, 美國人擁有的軍事力量及高科技令美國從未如此安全過,  令他們覺得沒有需要冒險. 美國距離石油自給自足的日子已經不遠, 蘇聯雖然張牙舞爪, 但國力仍然與美國差距太遠.  美國人是否仍有需要或願意在戰場上和對手打個你死我活, 值得懷疑?   


還有將一年半奧巴馬就會完成他兩屆的美國總統任期, 這位2008年諾貝爾和平獎的得獎人為了樹立自己的歷史地位.  努力解決美國的外交糾結,  主動與古巴和伊朗這兩個傳統死敵破冰.     



今天真正的戰場其實是商場:  商業間諜、電腦黑客、關貿等,  大家都在無聲地交鋒, 只不過這些戰爭的傷亡是經濟利益, 而不是人命.   亞投行便是中美兩國的最新較量擂台.  新一代的爭霸戰早就已經展開, 但靠的不是核弹和潛艇,  更不會是遼寧號.


最近, 中國海軍長途跋涉在南海具爭議性的島嶼填海建立基地, 我查地圖, 島嶼位於已被菲律賓、越南及馬來西亞佔據的島嶼中間, 東盟國家覺得這是挑釁.  南海的經濟利益雖然已討論經年, 仍是說不出一個果然, 沒有科學證明開發這些島嶼的經濟可行性.  中國花了很多人力物力老遠去建基地, 除了給人持強淩弱的感覺外, 我實在看不出有什麼得益, 加上近日的美日聯盟, 美國樂見多一個圍堵中國的盟友.


毛澤東深知中共革命成功靠的是農民, 而不是靠臭老九知識份子, 之後的歷屆國家領導人都是用統治農民的手法去管治國家, 民粹主義是一個常用的工具.    今年是萬隆亞非不結盟國家會議六十週年, 各國領袖包括我們的習主席重走當年萬隆會議的路線, 希望重新譜寫萬隆精神.   出席的國家一共89, 習主席很自然成為大會受關注的焦點人物, 然而以今天中國的國力,  加上旁邊那麼多抬轎者在旁吶喊“21世紀是中國世紀”.  中國走在這些亞非小國中, 會不會感覺到自己是披著羊皮的老虎呢? 

(2015511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