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ursday, August 18, 2016

主權壓倒一切


最近看了兩部涉及中國外交問題: 一部是郎咸平教授的《中國即將面臨的14場經濟戰爭》, 另一部是鄭永年教授的《中國崛起不可承受之錯》.  投資, 前者我是虧了, 後者倒是有賺.

我對中國最具影響力的十大經濟學家(書的封面如是說) 教授, 本來就沒有什麼期望, 這位因研究公司管治而暴得大名的學者, 近日喜歡點評世界政經 谈英美幕後陰謀, 據聞甚有市場. 但真的對不起, 當我看到教授說美國如何利用经济泡沫狙擊包括泰國和越南在內的亞洲新興國家以避免她們超過美國時, 我實在看不下去!  美國人縱是狼子野心, 怕也不一定會担心越南超越自己吧! 

任教新加坡國立大學的鄭永年教授, 北大本科畢業, 普林斯頓政治學博士.  鄭教授在書中的外交篇總論中說:“目前的國際關係局勢…..各方面的發展表明中國已經進入了崛起進程中最艱難的時刻, 也面臨著最艱難的戰略選擇…..所有這些問題歸根究底都是主權問題.  儘管中國和其他國家也存在經濟、政治等方面的問題, 但都不能和主權問題相提並論……..在某種程度上, 中國的反應方式經常是一種本能式的反應, 而不是基於冷靜理性之上的反應.  如果是本能式的反應, 那麼最終有可能導致國家利益的最小化, 甚至走向反面.

論釣魚台島問題, 鄭教授這樣說:“但如果這真是中國的戰略目標, 那麼這個目標過低, 很不值得中國像現在這樣做下去.. 這種“以牙還牙”的反應戰術會影響甚至毀滅中國自改革開放以來, 甚至是近代以來一代又一代中國人所追求的國家終極崛起的戰略目標…..但如果因為釣魚台島問題, 中國的現代化再一次版中斷, 那麼就會是國家悲劇了.

我曾經是〝中華膠〞, 年紀漸長, 越來越不〝膠〞.

*************************************
回頭看香港的立法局選, 戰鼓頻傳, 中央通過港府阻攔港獨份子參選, 有人問: 為什麼中央反應那麼激烈? 正如鄭永年教授所說: 這是自晚清以來, 中國人受迫害情意結條件反射.  任何事情如牽涉到主權 - 由南海到釣魚台到彊藏到港獨, 反應都是上綱上線. 

亦有人從統戰的策略上分析:  如果影響力是由零至十(零是最低分, 十是最高), 港獨原來的影響力頂多只是1, 北京的反應將港獨1分推到3.  中央這個原本不是議題的議題大力發酵, 深層的看法是中利用這個已經歸邊的議題(香港人大部份反對港獨), 製造壁壘分明的敵我矛盾, 有利爭取大多數.

我覺得阻止鼓港獨的候選者參選, 合法不合政治倫理, 像大律師公會所說: 這做法令選舉主任從執法變了法官.  無論如何, 港獨不能從今次立法會選舉中突圍而出, 是已成定局, 但如何令年輕一代與國家接軌, 這問題不會就此消失.

(2016815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