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November 20, 2016

特朗普是偽偏激, 人民才是真偏激



美國大選終於結束, 下面是我對這次選舉的一些觀察:

1. 金融市場反應有點託大

特朗普以出位言行贏得美國總統大選.  他順口開河, 政綱雜亂無章中心理念. 但當選之後, 市雖然曾經一下子急瀉, 但很快便收復失地.  國內外很多人持觀望態度, 相信美國政府的運作是有它的一套章法和規矩, 特朗普縱使欲推其偏激政策, 但最終會被“河蟹.  加上特朗普原來就沒有明顯的治國信仰, 自然談不上什麼堅持. 金融市場反應比起英國脫歐溫和得多. 

我覺得市場目前為止的反應是有點托大, 大家低估了一個美國總統的影響力: 沒有小布殊, 不會有有伊拉克戰爭, 中東不會是今天的狀況; 強硬反共的列根是前蘇聯解體的一個主要原因等等, 這些都是歷史上美國總統影嚮全球命運例子. 在移民和反自由貿易這“大是大非”的問題上, 特朗普也不一定可以完全走數。再者, 今次共和黨選舉大獲全勝, 白官和參眾兩院都由他們把持, 權力沒有制衡, 不是美國和世界之褔.

話雖如此, 股市短線仍然是可期的, 長息則難免上升.  中美關係相比起希拉里當政, 可能更會走得近. 希拉里是心底裡反共, 特朗普很早便在新興市場(包括蘇聯)做生意, 錢能夠解決的問題就不是問題.

2. 個人、黨、國家

我很喜歡看選舉後敗選人的concession speech, 今次亦不例外.  縱使有很多評論認為這次選舉結果, 並不是選民支持特朗普, 而是大家都不喜歡滿身政治包袱的希拉里. 然而, 希拉里在她的敗選演講中表現出一個政客應有的風度和尊重大局.  作為一個落選者, 希拉里黯然地多謝她的支持者, 但她並沒有放棄她代表政黨的方針, 她仍然鼓勵支持者要堅持信念.  但最重要的是, 她最後強調大家要以國家為重, 語到傷心處, 希拉里亦強忍咽淚.  八年前, 奧巴馬擊敗希拉里成為民主黨總統參選人, 他勝出之後邀請希拉里入閣當國務卿, 後者為了政治前途, 一口答應, 自此之後, 倆人合作無間.  今次奧巴馬非常出位地為希拉里站台, 遠比一般過往在任總統表現得更為積極.  我覺得這種尊重對手的體育精神, 亦只會出現在像美國這種有完善政權替換的民主國家.  沒有這種輪替制度, 前途永遠大於國福祉、權力永遠大於制度. 

3. 傳媒錯在哪?

今次美國總統大選, 美國的主流傳媒傾全力的支持民主黨, 用了洪荒之力攻擊特朗普, 我訂閱網上版的《紐約時報》和《華盛頓郵報》, 每天都有特朗普的新鮮醜聞, 報導手法跟小報無異, 令我懷疑為什麼在共和黨初選時, 特朗普的對手拿不出這些黑材料,  不然, 說不定特朗普一早便被DQ.  

今次的民意調查其實也不能說是出. 在爆出中央情報局再次調查希拉里電郵門之後, 特朗普從後趕上之勢已經很明顯, 但我看過一個頗有意思的報導說, 支持特朗普的選民很多是教育程度比較低, 不願意公開支持他, 因為怕遭所謂精英份子取笑.  但到了票站之後, 他們便將大量的選票輸送給特朗普, 這是為什麼民調一直低估特朗普的勝算.  其實勝負關鍵就在這3%-4%的隱形選票.

4. 特朗普是偽偏激, 美國選民才是真偏激

且不論特朗普上場之後的政策如何, 生意人的他口中的偏激可能只是推銷手法, 今次選舉的結果已經可以看到美國選民各走極端的趨勢, 這現象全球現象, 不單單是美國.

我們都有盲點, 財經界這次的選擇結果感到錯愕, 我們這批自認受過高等教育、有點家當、凡事從經濟角度看事情的中產階級, 和真正廣大群眾已經愈來愈脫節, 如果不嘗試去縫合這間隙, 社會便會愈來愈兩極化和不安寧, 這點才是特朗普當選我們最大的教訓.


(20161114日刊登於蘋果日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