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0, 2019

2019年是A股復甦年?


朋友問我怎樣看A.   開年以來, 全球主要股市反彈, 一方面, 中國放寬銀根; 另方面, 特朗普希望利用貿易談判有突破來刺激股市, 但我覺得這些都是短期的興奮劑而已.  有沒有貿戰, 單從數字看, 中國的經濟增長始終是放緩了, 6.4%的增長率放在其他國家是非常亮麗, 但是中國13億人的經濟卻像一隻餵不飽的怪獸, 需要用超高的經濟增長率來支持城市化和對抗人口老化.   長遠看, 關鍵始終是制度, 我覺得近年的國退民進是一倒退, 中國要成為真正經濟大國, 必須改革制度, 習主席也是這樣說. 

支持國退民進的最大理由是, 國家處於外憂內患, 需要團結, 民企以逐利為標,  有陣會犧牲國家和人民的利益, 所以需要利用國企主導國家經濟, 避免因為小利而犧牲大我.  這種說法在一定的時間和一定的空間是有道理的, 但歷史上, 經濟能夠跑出的國家最終都是市場主導的; 反之便是失敗, 像蘇聯.    因為只有這樣, 才能夠釋放人的創造力.  亞洲國家受儒家影響, 較容易接受集體領導, 就像早期的日本、韓國和今天的新加坡.  然而, 人民的接受能力並不代表效率.  這些國家最終都要走向自由主義, 當中的步伐也許有異, 但方向都是一致的.  亦有支持國企的人說國企的成功是因為有規模效應.  但規模效應隨著企業的成長, 邊際增長率只會愈來愈低.

我覺得中國不應該亦不可能走回頭路.  我在大陸電視上看街舞比賽, 那些年青人隨著音樂舞動追求自由的臉孔告訴我: 時鐘是不會倒行.  當年輕一代的中國人嘗到自由的空間, 改革只能向前走, 當人民漸漸富有起來, 利用危機惑來推銷專制會愈來愈難.

中國股市也許會有小陽春.  衍生交易員出身的我不喜歡方向性的賭博, 偏好做對沖, 我覺得國內A股的市場代表的是舊經濟, 主要是銀行、大國企和工業股.   在海外上市的中國公司, 例如BAT和小米等代表的是新經濟, 虛火是有, 但論增長和效率, 遠比傳統國企厲害.  所以如果讀者是看好中國股票, 我推薦的策略是長短倉, 長的是香港和美國上市的中國科技股, 短的是A50指數.

(2019125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