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nday, March 10, 2019

美朝峰會破裂是意料中事


上週頭條是美朝峰會不歡而散,朝鮮半島問題直接牽涉到六國: 美、朝、中、俄、南韓和日本。其實, 朝鮮核武危機欲斷難斷,可能是很多國家心目中的最理想結局。

先說美國。特朗普這位諾貝爾和平獎參選人,去年努力將朝鮮這個蠅量級的對手"升呢",以製造「世紀談判」來為自己臉上貼「金」。但今天特朗普已經找到一個更具市場價值的對手 — 中國。河內會議之前,很多人以為特朗普需要用外交勝利來挽回國內的民意,但其實特朗普的戲早就已經換畫,所以便找些渣子反臉,殺了金仔一個措手不及。

朝鮮又怎樣看和談呢?假定朝鮮果真以棄核換解禁,利用西方的經緩來解決國家的經濟困局,那麼政治上無可避免地要靠隴美國,南韓的經濟勢力亦會慢慢滲入朝鮮,甚至兩韓統一南韓。今天南韓的GDP是朝鮮的15倍,比當年東西德合併前的差距還要大,兩地互通之後,朝鮮人民自然渴望改善生活,金氏王朝的愚民式統治手法可能歷三代而終。試問年僅35歲的少總統,又去那處找新工呢?

此外,原來六方會談中的另外兩個國家:俄國和中國,我估計都樂於看到事情繼續拖下去。中國目前是朝鮮的最大的經緩國,朝鮮和中國一直是超一般的友好。雖然近年解禁的一些韓戰資料,顯示當年中國是被蘇聯和金正恩的祖父金日成欺騙,才出兵南渡鴨綠江以志願軍身份參戰,人民解防軍結果付出沉重的代價。今天,朝鮮一旦和西方關係正常化,中國在朝鮮的影響力肯定會下降,未來跟美國的談判便小了一隻有用的棋子。

至於俄羅斯,自19世紀中葉,俄羅斯一直是東北亞地區的機會主義者。史太林當年迫毛澤東支持蔣介石抗日,是希望日本的矛頭能夠指向積弱的中國,而不是指向正在苦心經營歐洲的蘇聯。蘇聯在二次大戰快將結束時對日本宣戰,日本投降後又迅速進入東三省,扶助中共,建立自己的勢力。在今天的朝鮮半島風雲,俄國肯定是虎視眈眈,看看有沒有機會收漁人之利。
只有南韓和日本這兩個在北韓炮口底下又不能左右大局的國家,才真正渴望和平,免成為美朝交惡的犧牲品。

(201938日刊登於明報)


No comments:

Post a Comment